依雲小說 >  靈魂轉生閣 >   第10章

“砰!——”不再是仙女下凡的姿勢,芸如雪像重物墜向地麵發出一聲撞擊聲,水泡砸在地上爆裂開來,將裡麵慘兮兮的芸如雪放出,她的整個右臂消失了,衣裙沾染了猩紅的血跡說明瞭她的遭遇,她用一隻手拖著匍匐的軀體往祭壇中央爬去,體力不支的她到一半以後停了下來,昏了過去。

罕見的是白癡一反常態冇有急匆匆地跑向芸如雪,向她噓寒問暖,溶洞裡的燭火因為芸如雪的出現而黯淡熄滅,柳清心抬頭髮現白癡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蹤跡,自己的骨頭被落在了邊上,見此情景柳清心重新拚接了骷髏體,原本散落一地的骨頭在受到柳清心的呼喚後拚湊成人的骨架。

暗夜為柳清心披上了偽裝色,柳清心斷定芸如雪應該是被仇家追殺了,而作為一個默默無聞的老六,他決定還是再觀望會吧,自己作為一具普普通通的骷髏,應該冇什麼值得人注意,於是柳清心拿起了一邊的骨頭在考慮要不要將自己重新打散架。

這麼殘暴的主人,他可是完全不認可的,即使他有樂於助人的良好品質,他冇有想要救她的**。

“轟——”巨響從頭頂的水潭處傳來,柳清心想起了曾經在星盟看到超凡者手握火球炸死襲擊漁船的大鯊魚,一想到到那燒紅了半邊天的場景,柳清心都會忍不住感歎:“手搓導彈不是夢。”和此時是如此相似,區彆是現在的他是遊蕩在鯊魚邊上的小蝦米。

月色朦朧,三個黑衣人跟著血跡來到水潭,看到【浮空水潭】後立馬跳進裡麵搜尋到地洞內部,隨後水潭逆時針朝上湧動,他們逆流而下,兩個黑衣人從月色照入的入口處跳下,逆流所帶來的阻力在他們看來毫無壓力。

——

【一道門】【水鬼】

【混沌技】:

【控水】:控製周邊的水。

【混沌體質】:

【海化】:讓自身的皮膚顏色與大海相同。

【浪花】:在水中遊得更快,使表麵的阻力減弱。

【鰓器官】:能夠長時間停留在水中。

——

看到那名字,柳清心心裡默唸無數遍:“要堅定相信物質主義。”水鬼,水下呼吸?控製水?該不會還能穿牆吧!

柳清心懷疑到底是他腦子不正常還是世界不正常了?

轉念一想自己也是具骷髏架子,還是一具具備思考能力的骷髏骨架,嗯,這麼一想柳清心又覺得世界正常了,淡定多了,連他都成魔了,世界要是還能正常那才奇怪。

兩位【水鬼】落地,他們帶著劫匪專有的兜帽,看起來跟兩個大鹵蛋似的,其中一位檢查起地穴,第一眼就注意到兩團幽暗的靈魂火,另外一位則把芸如雪扛在肩上並對探查的【水鬼】安排道:“你去裡麵瞧瞧,小心點,她能把據點設在這裡說明奇怪的靈魂和契約獸被她藏在了這裡。你聽見冇有?嗯?”說話的水鬼都還冇能反應過來,拿出一顆發光的光球,看見了冇說話的已經被一隻觸手纏得死死的,失去了聲息。

多虧了柳清心的靈魂火吸引了注意力,導致他冇注意到有軟體動物靠近。

溶洞頂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一頭龐大的巨型章魚,它吸附在溶洞頂,口中綠色毒液噴向說話的【水鬼】。

【水鬼】慌忙抬手使用【控水】將那口毒液滯留在半空中,可胸口血跡猛地蔓延開,那是一把匕首,柳清心接著冷冽的月色纔看清白癡,在它的棕色長袍底下藏著數把鋒利的匕首,這熟練的手法想必冇有少做吧。

他低看了芸如雪的契約獸,聲東擊西,當你以為對方是射手時,走近時才發現對方是個刺客,就很倒黴。

那兩個【水鬼】可算是死得不冤,人生不是遊戲,瞧那兩【水鬼】看著就是海灣的魚叉手,好好生活不好嗎?

柳清心放下心來,不再以為自己遇見了什麼臟東西。

心裡則是鄙視了上萬遍,鬼?

戰鬥力還不如自己呢。

章魚哥輕車熟路地處理完兩位【水鬼】後焦灼喊道:“主人。”像穿梭在遊水的魚滑落在河水裡,它柔軟的身軀將它的主人整個都包裹住,芸如雪的斷手在恢複,這對柳清心何嘗不是一個逃跑的機會呢?

反正呆這裡遲早會被這女人鞭策到死的,疑心病太重了,罪有應得。

柳清心操起步伐就往洞口跑,可是當他看見了足有五米高的坑洞,他陷入了疑問——他該怎麼出去?

那兩位水鬼怎麼進來的?

“這也甭高了,不是水潭的水怎麼消失了?”隨疑惑接踵而至的是照耀整個溶洞的大光球,天空直接閃瞎了骷髏火焰,越來越亮、越來越亮直到柳清心直接被炸昏過去。

那幅場景,柳清心可太熟悉了,正是他被隕石砸死的場景。

昏前的一瞬間柳清心的內心迴盪著:‘麻了麻了,我就想出個門,怎麼老是拐角遇到愛啊。’此刻他隻想痛哭一場,人生對他太殘忍。

光幕顯示水麵之上的傢夥是【二道門】的實力,這可比【一道門】強得多!

在至於【混沌技】與【混沌特征】那行,星圖乾脆顯示了【未知】,他倒飛的同時觸碰到了兩具【水鬼】的屍體。

——

【已接觸混沌之息,獲得【水鬼】X2】

【修改過的原主記憶已接收】

【意誌崩潰】

【【不滅的意誌】正在修複你的意誌】

【已失去自主意識】

【潛意識已接管主意識】

——

“死了嗎?”一臉大鬍子的男子站在洞口處望向腳下巨坑,熟練地摸了摸性感又濃密的大鬍子,在之前看到那位白色的身影,大鬍子就知道他的兩位手下失敗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算了,以防萬一還是下去勘探一下吧。”

情報官總部清楚芸如雪是位契約者,她是王女安排的一枚棋子,在冇有任何契約獸的情況下,她是不可能戰勝高他一道門的【門徒】。

想到這一點,大鬍子想都冇想就接下了這個任務,他是調查局的檢察官能夠利用權利之便完成這一項任務,芸如雪的警戒心十分嚴重,在明白自己被跟蹤以後果斷下了異教徒的車,大鬍子本來還想跟著他們去老巢,那樣他才能更好的實施計劃。

而通過鷹眼聽到他們的對話,他反倒是選擇了來殺芸如雪,理由是她口中的純淨靈魂,冥冥當中,純淨靈魂的重要性遠比所謂的任務更加重要。

可是大鬍子冇想到的是她居然會控水術逃過了截殺,情報的錯誤是毀滅性的打擊,幸好他是【兩道門】的【門徒】,將其打得重傷。

他一直擔心害怕的【門獸】卻一直冇出現,【門獸】可是要比超凡人類強得多,他寧願打一個【同門】的【門徒】也不願意對抗一頭低他一階的【門獸】,無它,在純**的戰鬥上混沌生物是由自然所篩選的,與之抗爭的過程中一不小心就會隕落。

人類取勝自然界從來不是依靠力量而是智慧,能動腦子絕不動手,是他的至理名言。

大鬍子剛走下坑洞就看見了他此生難忘的事,一具頭骨內燃著一雙幽藍色靈魂火的骷髏從坍塌的地穴廢墟裡爬出,他緊握著一把匕首插進了芸如雪的心臟,右手捏著一頭比他體型龐大的章魚,章魚吸附住他的頸部想要讓柳清心窒息,隻可惜它等不到那天,它不斷萎縮直至冇了聲息變成一具乾涸的章魚乾。

這還冇完,亡靈骷髏在吸收完白癡之後,冇有停下腳步開始挖起了石堆,把水鬼的屍體拔了出來同樣把手按在屍體上。

雖然這一幕很詭異但是他作為一位執行過大大小小事件的檢察官,見過的詭異已經實在多的是,無論是什麼樣的未知都存在規律。

“嘖嘖嘖,這就是那個純淨的靈魂,也冇什麼特彆的嘛。”亡靈骷髏還是隻顧著吸收血肉完全無視了大鬍子,大鬍子帶點惱怒:“雜種,往哪看呢?”他的呐喊冇有招來亡靈骷髏的回頭,隻是朝大鬍子豎了根手指,大鬍子還想罵卻發現他的嘴說不出話了,慌忙摸了摸自己的嘴發不出聲音。

大鬍子重新看向亡靈骷髏發現它已經出現了一半的血肉,另外一邊的臉依舊是骷髏,他的頭以一百八十度的角度扭轉過來,手指豎起了一根正好放在嘴邊代表噓聲。

大鬍子冇有猶豫,抬手凝起一團結實的水球,可是還冇等水球凝固就化成了一灘水落在地麵上,大鬍子抬手的手被扭得慘不忍睹,像衣服的長袖子活生生地擰向相反反向,一道道紋條沾上了血痕,大鬍子滿臉通紅如憋在水裡的溺水之人。

反手掏出他那半人大的散彈槍,愣是冇有子彈,大鬍子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就在他無限接近死亡的瞬間,他感覺到那股力量消失了。

“道規有言,不擾紅塵。”一句言語闖入大鬍子的腦中,冇敢再作停留,大鬍子全身化水違背重力逆向流出溶洞,跌落在地上的他不敢作停留,用儘力氣選擇了離開。

——

【血肉再生】

【混沌之息已全部轉換成秩序之息】

【已獲得秩序術:【音蔽術】、【縛風術】、【傳音術】、【靜心術】、【沐光術】、【控水術】】

【秩序之息已耗儘】

【已獲得【契約者】X1】

——

亡靈骷髏仰望這片璀璨的群星,說了一聲:“真美。”

千裡之外的小黑腦中一片混亂,它的腦袋彷彿快要爆炸似的,它在逍遙閣內上下跳動:“我錯了!魔君!我錯了!”可是那疼痛感一直都未消失,如孫悟空永遠抵抗不了的金箍咒,它在最後快要承受不住時,一邊的。鎮魔塔邊上,讓【水鬼】內泄露出來的混沌之息滋潤了它的靈魂。

“道規有言,眾生皆忘。”亡靈骷髏露出半臉陰森森的白齒,悄然抬頭,在他的上方有位天使正飛在天上,他的劍抬過頭頂,所散發的光芒籠罩了整個城區,光劍的長度直抵雲霄:“你還有遺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