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靈符世界 >   第10章

黃崗今天心情不爽,很不爽。

作為迦南學院執法隊隊長,學院導師眼裡的好學生,具有戰鬥天賦的靈符師,他前途無量。

有事冇事就去巡邏一下校園,維持一下秩序,擺一擺執法隊隊長的威風,收穫著諸多學弟學妹甚至學長學姐的敬畏羨慕的目光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有空就拜訪一下學院領導,請求一些指示,繼而提高自己的身份。

對於黃崗來說,在迦南學院的日子是越過越滋潤。

畢業之後能留校任教不說,還有機會參加試煉從而進入更高級的學院進修,比如,傳說中的“五大”。

這是多麼美妙的人生。

可是今天導師叫他去辦公室交代了一件重要任務,就是聽說過多一段時間東萊島要派學員過來進行學術交流。

為了營造良好的氣氛,不給黑鐵城的光輝形象抹黑,必須要嚴格維持學院的秩序,提高眾人的精神麵貌。

聽到這個訊息黃崗驚喜的同時也有點鬱悶。

驚喜的是他又有機會大出風頭,滿足自己強烈的虛榮心了,帶著執法隊頻繁地出入學院,警示路人,震懾學子,多麼威風啊!

但是,東萊島竟然派人過來,東萊島是什麼?

五大著名學府之一,人家隨便拔條腿毛都比迦南學院強壯,派出來的學員就算水平有限也比迦南學院的強得多。

那這麼一來,自己的風頭豈不是要被彆人強去了?

一想到這茬黃崗就渾身不舒服,可惡可惡,如果自己再強大一點,東萊島的人在自己麵前那又算什麼?!

就在黃崗痛苦並快樂之際,有人來打報告了,說看到校園裡有人在鬥毆。

嗯,應該說姚家那個小霸王又在圍毆平民。

什麼?!黃崗一聽,肺都要氣炸了!

如果是平時就算了,對於姚青寶這種有後台的紈絝垃圾,黃崗也就睜隻眼閉隻眼。

但剛剛纔收到整治校園秩序的任務,就有不開眼的傢夥來擼虎鬚了?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竟然在校園圍毆平民?

這不是在打一直號稱迦南-接地氣-親民眾-學院的臉嗎?

二話不說,黃崗立刻要求執法隊各成員緊急集合,匆匆趕向目的地。

沿路經過校道,走過的迦南學子無不主動退避,並以敬畏又略帶羨慕的眼光看著統一製服威風凜凜的執法隊隊員,都渴望著自己有一天能夠入選。

執法隊不僅擁有在迦南學院的諸多特權,並且享受的資源也是非常豐富,能收到高質量的畫符或者靈符師教學傳承,相當於整個迦南學院的精華所在,能不令人羨慕妒忌恨麼?

黃崗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得意一笑,旋即又冷靜下來,現在不是出風頭的時候了,要馬上趕到那個該死的小樹林才行。

就在黃崗十萬火急到達目的地之後,荒唐的一幕真的就生動有趣地上演了。

映入眼簾的赫然是黑鐵城有名的紈絝惡少姚青寶等人,另外還有一個靈符師放出了靈力罩激發了飛刀符準備動手對付兩個平民。

黃崗一看,臉都綠了,在迦南學院明文禁止私鬥,黑鐵城更是頒佈條例不準靈符師無故利用靈符傷害平民。

雖然這條例對於靈符師形同虛設,基本上靈符師都是比地位卑微的平民高出不知多少等級。

如果因為平明冒犯了靈符師直接被殺死也冇有人會管的,靈符師本來就是殺傷性極大的存在,平民遇到隻能委曲求存退避三舍!

平時有這種情況出現,讓他們耍耍威風也就罷了。

現在可是非常時期,學院導師剛剛強調了學院和諧環境的重要性,一件暴力血案就在迦南學院,在執法隊管轄的區域,在自己眼皮底下發生,這不是**裸的打臉嗎?

要是這幾個平民被傷了,自己還用在這裡混啊?

什麼執法隊的威嚴,名譽也會直接掉了一地!

黃崗狠狠盯著姚青寶一群人,他雖然虛榮心頗重,愛出風頭,愛看到人家羨慕自己,但他為人正氣,眼珠子揉不得半粒沙,最是看不得違反學院規定的人,尤其是姚青寶這類的二世祖富二代,簡直就是遺臭萬年的老鼠屎!

學院頒佈的規章製度學院的學生就必須遵守,這是他在迦南學院一直爬到執法隊隊長位置的座右銘。

黃崗身後排著一小隊列的迦南學院學生,個個英姿颯爽,身板挺直,統一穿著一襲黑色長袍,衣炔飄飄,煞是威風。

小隊隊員的右肩上都綁著一個巴掌寬大的赤色木牌,上書執法二字,墨跡飛濺,龍飛鳳舞。

他們就是專門負責巡邏校園各處,處理各種爭鬥糾紛,維護校園秩序的迦南學院的執法隊!

但凡管理安全秩序的人最討厭莫過於遇到一些肆無忌憚無法無天卻又有後台的瘋子了。

眼前的姚青寶就是一個,他老子是黑鐵城最大的商會總老闆,他老子隻有他一個兒子,從小極度寵愛,也養成了他橫行霸道,瘋狗一樣到處咬人的惡習,成為黑鐵城鼎鼎有名的第一紈絝惡霸。

黑鐵城主對此也隻是開一隻眼閉一隻眼,隻要冇出特彆大的醜聞基本上都會放任不管,誰叫姚家每年給黑鐵城帶來的收入占全城總收入的百分之五十呢!

隻不過玩弄一些該死的賤民,那就隨他喜歡吧!

不過黃崗也不是吃素的,他的家族在黑鐵城也有一定地位,是黑鐵城的上層人士,對於姚青寶這類暴發戶的土財主惡霸,出身真正貴族的他對此除了鄙視還是鄙視。

“喲,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姚青寶大少爺啊?有出息啊,都在迦南學院用靈符殺平民了。”黃崗冷冷說道。

他掃了一眼現場就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躺在地上的兩個傷員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什麼時候姚青寶也被人欺負了?

“哼,黃大隊長,我的事,你還管不著!”姚青寶眼中怒火一閃,惡狠狠說道。

劉真感受到主人的怒火,轉身麵對著黃崗,手中光刃閃爍不已,滴溜溜不停地轉,劃過一道道璀璨的光芒。

瞥了瞥劉真的刃符,黃崗輕輕地笑了:

“你的事,我自然是管不著,但是,如果姚青寶少爺在迦南學院有什麼冬瓜豆腐,黃某就難辭其咎了。何況,我是校長指定的迦南學院執法隊長,你姚青寶在迦南學院公然使用靈符進行私鬥,我就有權阻止並且請各位去執法室一趟。”

什麼?去執法室?

姚青寶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平時遇到這樣的事情大家也是隻眼開隻眼閉,今天黃崗他嗎的吃錯藥了?居然要抓本少爺去執法室?

姚青寶的臉一下子陰沉下來,三角眼顯得更加的陰毒了。

“如果本少爺拒絕呢?”

姚青寶冷冷說道。

“哦?”

黃崗驚詫地看了姚青寶一眼,隨即玩味說道。

“那可就由不得你姚大少了。”

“你!”姚青寶語氣一窒,“劉真!”

嗤嗤嗤!

數道飛刀光刃從劉真的手中飛出,猶如劃破天際的流星,在姚青寶身前不斷飛舞,形成一個防禦陣勢,保護姚青寶的靈力罩同時也收回來了。

劉真再牛叉,也不敢在對付一個靈符師的同時還浪費靈識控製靈力罩保住彆人,那不是找死麼!

姚青寶很想衝過去一刀捅死黃崗。

不過他深知黃崗的恐怖,就算來了一百個他也不夠人家一手捏的。

他一向不學無術,靈識都冇修煉多少出來,更彆說使用靈符戰鬥了。

他就是一個暴發戶的普通人。

普通人與靈符師之間的差彆就好比螞蟻與大象,鴻溝不是隨便能跨越的。、

靈符師還是要靠靈符師來對付!

至於執法隊的其他成員,他纔不相信他們有膽子對自己動手!

最終還是要動手啊,真麻煩。

不過,哥就是喜歡這樣有骨氣的男人啊!

黃崗感歎一聲,慢騰騰地掏出了一張靈符。

冇冥想,冇吆喝,兩條栩栩如生的小蛇便出現在手中。

柔細的蛇身渾身散發著劈裡啪啦的電流,小巧玲瓏的蛇頭不斷上下伸張,偶爾吐出一道閃電,似乎不讓人懷疑,被電一下會立刻變焦炭。

這是黃崗鑽研了數年並以此在迦南學院立足登上執法隊隊長寶座的靈符。

戰鬥類靈符——【雙極雷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