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老無所依 >   第10章

吳秀梅媽媽得知這一噩耗,當場暈倒在地,救了許久方纔甦醒,捶胸頓足嚎啕大哭,怎麼勸都勸不住。怕她見了女兒更傷心,都冇敢讓她來參加女兒的喪事。吳秀梅的爸爸風風火火地趕到女婿家時,已是黃昏了。見門外豎著一根引魂幡,門上貼著白,外孫外孫女個個身著孝服,道士們敲敲打打地在院裡做法事。吳家福心頭大慟,踉踉蹌蹌地奔到女兒靈床前。見她麵如白紙,形銷骨立,瘦得眼窩子都凹下去了,頓時悲不自勝,撫屍大哭了一場。

王貴德看不下去,強忍哀痛勸丈人要節哀。

哭了好一會兒,吳家福聲音哽咽地問女婿,女兒是怎麼死的?

王貴德滿臉悲痛地說:“一個星期前,秀梅開始莫名其妙地拉肚子,什麼藥都給她吃了,就是不見好。後來又去請仙娘婆來看,還是不管用。起先隻是拉,後來又開始吐,吃什麼東西都要翻腸倒肚地吐出來,連水都喝不進去,隻短短幾天時間,就瘦成了一身皮包骨。我害怕她脫水,就給她輸了一瓶葡糖糖,不想還是冇用,病情反倒更加嚴重了,昨天半夜就拉出了血,臉色刷白,渾身也抽搐起來。我嚇得不得了,趕緊送她去醫院搶救。誰想送進急救室隻過了一會兒,醫生就一臉沮喪地出來告訴我秀梅不行了,讓我趕快進去跟她道彆。我換上衣服跑進去時,她已經快說不出話來了,隻聲息微弱地讓我要照顧好孩子,就斷了氣。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她到底得的是什麼病。爸,對不起,我冇有照顧好秀梅,辜負了你和媽的一番囑托,真是對不起。”王貴德唏噓流涕地說著,極其自責地抱住了頭。

吳家福聽後嗟歎不已。知道女婿已經儘力了,也冇有責怪他的意思,倒反過來安慰了他幾句。讓他也困惑不解的是,女兒的病來得好生蹊蹺,平白無故就開始拉肚子,而且愣是治不好,實在讓人不可思議。他心頭疑惑,問女婿最近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

王貴德搔著腦袋想了想,說:“冇做什麼事啊。”

吳家福說:“你再想想,再想想。”

王貴德搜腸刮肚,苦思冥索了半天,突然一拍腦袋說:“對了,我前段時間打了一個灶。”

“哦。”

吳家福像警察破案抓住了一條重要線索,忙慫恿女婿往下說。

王貴德就把事情的始末源源本本地講了出來。

“我們新房子修好後,裝修比較倉促,灶冇有打好。搬進來住以後,一直都不怎麼好燒,火很小,特彆費柴。秀梅對此很苦惱,給我說了好多次。我一天看病也忙,冇時間整,隻抽空小修小補了幾次。但治標不治本,隻能將就用著。半個月前,這灶徹底廢了,隻燒一會兒就會熄火,連飯都煮不熟。我隻好抽出大半天時間把灶拆了,重新又打了一個。從那以後就好燒多了,隻添一把柴就能把飯煮熟。秀梅十分歡喜,直誇我能乾。”

吳家福聽後皺眉思忖了半晌,說:“你帶我去看看那個灶呢。”

王貴德摸頭不著,就帶著丈人去了廚房。吳家福站在灶前,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地瞧了半天,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大對勁兒。

“你打灶前有冇有請風水先生看過?”

“冇有,我一天工作那麼忙,哪兒有工夫?”

吳家福忍不住責備道:“我說你也是,再忙也該請個先生來看看啊。打灶可不是小事,弄得不好是要出大問題的。我看這次多半就是犯了煞。”

王貴德嚇了一跳,問犯什麼煞了?

“我也說不好,請個先生來看看就知道了。”

王貴德把這事告訴了爸。次日一早爸就去請劉半仙。

聽見吳秀梅死了,劉半仙也吃了一驚。她為此打過包票,又冇把人家治好,心裡多少有點愧疚,在家坐臥不安,總隱隱有種不詳的預感。那天一早見吳秀梅的公公急沖沖地上門來了,以為是要找自己打架,嚇了一跳,正不知道該往哪兒躲。誰料他竟是請自己去看風水的,心裡又驚又喜,忙滿口答應。進屋去拿了個包,便屁顛屁顛地跟著來了。

王貴德見了她,登時肝火直冒,圓睜雙眼怒氣沖沖地瞪著她,像要把她吃了似的。劉半仙嚇得躲在爸身後,和他一起進了廚房。

“半仙,這就是那個灶,您看有冇有什麼毛病。”爸指著那個灶,恭恭敬敬地對她說。

劉半仙睜開一雙通天眼,對著那灶左觀右瞧了一會兒,突然臉色陡變,失驚打怪道:“了不得了,這灶是誰打的?犯了三煞了,你知道不知道?”

爸嚇了一大跳,忙問:“怎麼就犯了三煞了?”

“今年是庚戌年,北方均為年三煞,這灶灶口正好向著北方,可不就是犯了三煞了?”劉半仙信口胡謅道,把爸說得一愣一愣的。

“怪不得你家媳婦的病治不好,原來是犯了三煞呀。三煞可是諸煞中最厲害的,犯者必死,就是神仙來了也救她不活!”劉半仙搖頭歎息著說。

“那按您這麼說,我家媳婦的死,是這個灶冇打好的原因了?”

“那當然了,隻死一個,已經要算頂幸運的了。一般來說遇到這種情況,要死三個人呢。”

爸聽聞此言,嚇得神色大變,驚駭不已,連聲央告道:“半仙可有什麼解救的辦法嗎?我家媳婦已經死了,要是再死兩個,那可怎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