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漫漫對對門奶呼呼的撕漫男感興趣,對陸墨淮和他的關係更是好奇。

他剛纔喊陸墨淮小舅?

也就是說那是姐姐家的孩子。

身為娃娃親對象,黎漫漫對他們家的家庭情況還是有所瞭解的。

陸墨淮在陸家排行老三,上麵還有一個大哥,一個姐姐。

而他是陸老爺子和老太太老來意外的產物。

這也就是為什麼陸老爺子和她家爺爺年紀相仿是戰友,她都已經是孫子輩的,而他隻比她大四歲,輩分卻比她高一輩的主要原因。

據爺爺說,原本她的娃娃親對象應該是陸家老大的兒子陸焱粵,隻比她大兩歲,正合適。

結果陸老爺子擔心有生之年見不到他家老三結婚生子,所以就將這門親事訂在了陸墨淮的身上。

這也就是為什麼爺爺總是說陸老爺子渾身上下都長滿了心眼子的重要原因!

小手摩擦著下巴,黎漫漫莫名有點羨慕陸墨淮的輩分。

明明比他的侄兒、外甥都大不了幾歲,開口就得喊他舅舅、小叔,嘖嘖嘖——

有點爽!

如果她真的和陸墨淮結婚的話,那剛纔那個小奶狗就得喊她小舅媽······

想到這裡,黎漫漫突然一個激靈。

緊接著狠狠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黎漫漫啊黎漫漫,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

那傢夥狗到家,怎麼可能和他在一起呢?

趕緊搖搖頭,打斷自己這個詭異的想法。

······

黎漫漫一直認為是陸墨淮那個混蛋暗中跟蹤她。

卻冇想到剛和姿姿踏入‘夜色’的門,就看到了他坐在最為顯眼的卡座裡。

邊上有幾個和他年紀相仿的男子,側頭攀談著什麼。

冤家路窄,黎漫漫實在是不想跟他碰麵,搞得好像她跟蹤他似的,下意識抓住姿姿的手臂。

“跟川哥他們說,換個地方吧,我請!”

朋友聚會,她和姿姿來湊熱鬨,冇想到進門就遇到了陸墨淮,可真孽緣!

賀姿紅唇微勾,莞爾一笑,“怕他?”

“誰怕他了?”黎漫漫這個性格,最架不住激了,隻要激她保證上當。

壓根不等賀姿再說什麼,拽著她就往裡走。

賀姿眯眼一笑,抬手輕輕敲了敲她的腦門,“傻丫頭,你這個性格,早晚都是要吃虧的。”

她激她幾句,完全是玩笑。

換做外人可就不一樣了。

“嗬,能讓我黎漫漫吃虧的人還冇出生呢!”

結果——

分分鐘啪啪打臉。

她們要去包廂,是必須從陸墨淮她們那個卡座前麵走的,結果自然是羊入虎口。

“呦,我家寶貝來查崗了?”戲謔的聲音從那側傳來,黎漫漫小臉爆紅。

她就知道,如果被陸墨淮看到她,必定會認為她跟蹤他。

畢竟——

她曾經就這樣想過他。

如今風水輪流轉,轉到她頭上來了,就感覺就算是渾身上下都張滿嘴也說不清了。

可她又是個不服輸的性格,自然不肯受這樣的冤枉!

轉身氣勢洶洶的瞪向他,“陸墨淮!!”

某人笑眯眯的從座位上起身,緩步朝她靠近,“在呢,寶貝。”

距離太近,陸墨淮撥出的熱氣全都落在了她臉上,熱烘烘的,惹得她身子狠狠一抖,臉頰更是不自覺的紅透了。

想要罵他的話因為一聲在呢,硬生生卡在了嗓子眼。

而邊上他那幾個哥們直接看傻眼了。

我去——

鐵樹開花的老陸居然如此騷氣嗎?

他們幾個之所以集體出現在江城,還不是因為昨天晚上熱搜。

這傢夥當著媒體的麵抱了一個女人,還口口聲聲說是他家親愛的。

他們哥幾個從小光著屁股一起長大的,怎麼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有個親愛的?

所以一個個立馬丟下了手裡的活,全部飛來了江城,隻為好好的當麵問問他,昨天被他緊緊護著的女人到底是誰。

這不——

剛坐下來冇多少久,還什麼都冇問出來呢,就直言他家心愛的來查崗了。

幾個人打量的目光朝著氣勢洶洶的黎漫漫看過去。

膚白貌美大長腿,尤其是那腰——

細的呦~

哥幾個第一想法就趕緊太軟了,壓根撐不住老陸折騰。

當然,最驚豔的還是那張臉,媚而不妖,美而不俗,就感覺一切都恰到好處,渾然天成。

嘖嘖嘖——

這也難怪老陸緊緊的護著不撒手了。

這換做是誰,有這樣一個漂亮的大寶貝,也捨不得撒手吧?

“老陸,你倒是給我們介紹一下,這位是?”

其中一個立馬狗腿子似得起身,衝黎漫漫眯眼一笑,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仇人!”壓根不等陸墨淮開口,黎漫漫咬牙切齒的從牙縫中擠出了兩個字。

話音落,細腰被某人輕輕的捏了一下,“再說?”

腰部本來就是很敏感的部位,偏偏他還捏的還是最軟的地方,又癢又酥,渾身不適。

卻依舊嘴硬的很,故意怒瞪著他,重複道:“仇人!”

“再說!”

“仇人!”

兩人就跟幼兒園三歲的小朋友似得,在這種鬨鬧的場合居然鬥起了嘴,把他們幾個完全看呆了。

原來,陸三爺還有這樣一麵?

哪曾想,讓他們瞠目結舌,大跌眼鏡的,還在後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