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上麵的成長不儘人意,但史密斯家的夥食的確好。

英倫人喜歡折騰土豆。

飯桌上的菜式少得可憐,而且味道也彆差。

威廉挑食得厲害。

不管是水煮土豆,還是油炸土豆,還是土豆絲,統統不愛吃。

麪包啥的,吃了半年後也吃膩了。

你不能一日三餐吃著麪包、土豆,對吧?

這種挑食的毛病,你還真不能責怪他。

在歐巴羅,小孩子最喜歡的吃飯地方,分為兩種:小餐館與大餐館。

小餐館是中餐、快餐。

唯獨冇有自家。

所以威廉想著法逼著父母定期改善夥食。

艾倫的廚藝很危險,凱瑟琳的廚藝很悲傷。

還好威廉對食物的要求不大。

隻要是肉就行,土豆、麪包統統滾開。

炒也好,煮也罷,熟了了就能吃。

不過威廉最喜歡的還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史密斯城堡雖然小,但該有的都有。

比如壁爐。

一般小孩子玩火,是純粹因為過剩的好奇心。

威廉玩火,隻為了填飽自己的肚子。

坐在小凳子上,威廉一手拿著穿在魚上的兩根細長鐵針。

那是威廉冇見過麵奶奶用來織毛衣的。

一手拿著小刷子,上麵的油料摻了一點配料,顯得有點臟。

壁爐的木材正在釋放著火熱和光明。

凱瑟琳坐在旁邊沙發上,嚴防兒子胡來。

艾倫坐在七步遠的長條沙發上,不時回頭看。

凳子旁邊有一座長長的塑料桌,本來應該放在上麵的玩具被清空了,隻有書籍和調料。

一本中文廚藝經典,上麵寫著如何烤魚。

要是瑟琳娜阿姨知道自家侄兒這麼對待她送的生日禮物,不知道該是歡喜,還是悲傷。

艾倫隨口道:“威廉,你的烤魚太慢了,換不換成烤肉吧?”

“不要!”

威廉盯著烤魚,堅決不同意。

烤魚不僅僅是為了吃上一頓美食,最重要的是威廉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感受火焰的力量。

正常人4月在壁爐旁靠這麼近,必然是滿頭大汗。

但他的身體不會這樣,相反十分寫意自然。

壁爐火焰散發的熱量,反而被他身體的無處不在奈米機器人吸收轉化。

冬天不怕冷,夏天不怕熱。

外麵的大雨的確停了,但小雨卻連綿不絕。

從北大西洋吹來的寒風,不斷沿著各種縫隙鑽進來。

史密斯大堂很大。

有多大呢,足夠在這裡舉辦一場百人的宴會。

所以這個時候晚上點燃壁爐,絕對是必須的。

電視機裡正放著肥皂電視劇。

凱瑟琳對這個不喜歡,她在看書。

艾倫倒是看得津津有味,不時大笑。

“哈哈哈,他可真傻。”

威廉給烤魚再次刷上一層油,對著艾倫翻個白眼。

他搞不懂一個男人怎麼喜歡這種青春少女纔會喜歡的虐情偶像劇。

大約是聞到了香味,爺爺丹尼爾的寵物,一隻牧羊犬搖著尾巴跑過來。

“去睡覺,安德烈。”

威廉對著牧羊犬一板一眼道:“這是我的肉,冇你的份。”

艾倫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哈哈。”

“威廉,小狗怎麼聽得懂你的話?”

威廉撇撇嘴道:“安德烈聽得懂。”

牧羊犬嗚咽一聲,趴在他身邊,尾巴甩個不停,像是在求分一點。

威廉看了眼烤魚,歎氣道:“好吧,待會分給你一口。”

牧羊犬舔了舔他的手臂。

幾分鐘後,烤魚徹底熟透。

威廉把最好的魚肚子切割進盤子,送給凱瑟琳。

把魚頭留給了牧羊犬。

自己占據了魚肚子和魚背。

至於艾倫,隻剩下魚尾巴了。

“媽媽,我請你吃烤魚。”

“謝謝,親愛的。”

凱瑟琳把小瓷盤放在旁邊的茶幾上,輕輕抱了一下威廉。

艾倫嫌棄地看著自己的瓷盤。

“威廉,下次我可以吃魚頭。”

威廉搖頭道:“魚頭含有很多重金屬,隻好不要吃。”

艾倫說道:“沒關係,我是鋼鐵俠。”

威廉吐槽道:“不,你是蟻人。”

“為什麼?”

艾倫不解道:“難道你喜歡蟻人?”

威廉笑嘻嘻道:“鋼鐵俠有鈔能力,蟻人是窮光蛋!”

“嗬嗬。”

凱瑟琳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笑著看著自己的丈夫。

艾倫感覺麵上無光,起身抓住威廉道:“那現在我要吃你的烤魚了。”

威廉一口咬住自己這一份。

艾倫對自己兒子的聰慧算是服輸了。

“威廉,你太小氣了。”

“魚可是我買的!”

“但錢是媽媽出的。”

威廉理所當然道:“所以最好吃的,理所當然給媽媽。”

“哈哈哈。”

凱瑟琳開懷大笑。

艾倫歎口氣,有點憂傷自己的錢袋。

好在威廉第二條魚分給他一點烤肉。

“兒子,你將來做個廚師,保證可以吸引很多漂亮美女。”

艾倫咬著小串烤肉道:“你真是個天才。”

威廉看一眼旁邊的書,說道:“按照書說的就行。”

“下次買點脆骨吧。”

威廉舔舔舌頭道:“我想都試試。”

他格外懷念老家的夜市。

比起這個來,沃金鎮的餐館都應該關門歇業。

難吃至極的英倫菜,單調乏味的調料,還有浪費材料的烤肉。

肯德基可以在歐巴羅暢銷不是冇有道理的。

中餐廳是華人最集中的行業,占據華人工作崗位70%-90%。

彆看肯德基在東方發展不錯,但在西方,中餐幾乎吊打這些快餐店。

隻是中餐廳冇有連鎖而已。

後世美麗奸中餐的線上點餐率,僅次於炸雞,超過披薩和漢堡包。

可惜沃金鎮冇有中餐廳。

不然威廉一定天天去那裡吃飯。

“冇問題。”

艾倫一口答應下來。

凱瑟琳看著人小鬼大的兒子,人大童心的丈夫,感到一陣頭疼。

玩火可不是什麼好事。

我應不應該阻止他們?

她考慮幾秒後就放棄了。

在她前往倫敦期間,艾倫偷偷跑出去喝酒。

威廉開啟了第一次自己燒烤,後麵就已經失控了。

她要是阻止這件事,威廉肯定又要鬨。

“隻要不出事就行。”

她看著壁爐的火焰,暗想威廉不會燒了城堡。

畢竟小傢夥格外的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