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家,在濱海也是大家族之一了。

葉楊不信,偌大柳家,會付不起他的那點錢。

竟然敢賴賬,那就要好好敲打一番才行了。

古街。

葉楊走進當鋪,看店的還是柳鎮南。

“葉小兄弟,幾天不見了,今天又有什麼好貨啊?”

一進店,柳鎮南就笑眯眯的迎上來。

葉楊拿出一塊白色的脂玉,放在桌子上。

“這塊玉,你看看怎麼樣?”

柳鎮南拿起細細檢視每一處細節,嘖嘖稱奇道:

“不得了,稀世之物!價值連城啊,這玉若放到國際拍賣場,絕對不低於五十億起拍價!”

“是嗎?”葉楊一把從柳鎮南手中奪回了白脂玉。

“葉小兄弟,你這是……?”

柳鎮南愕然,這塊玉精美絕倫,乃是稀世之物,他看一眼就饞了。

葉楊冷笑道:“柳老先生,我已經看到新聞了,紫靈玉在國際拍賣上拍出了六十億的天價,你欠我的錢,什麼時候結清啊?”

柳鎮南麵色略顯尷尬,但很快就恢複正常。

“呃……這個,我已經吩咐下人彙款了,可能他們忘了吧,我馬上給葉小兄弟彙去。”

說著,柳鎮南欲要打開電腦。

“言而無信,我敬你一聲老先生,冇想到你卻是個小人。”

葉楊失望的搖搖頭。

柳鎮南麵色一變,一拍桌子,怒道:

“葉小兄弟,亂說話是要付出代價的!”

葉楊麵無表情道:“該付出代價的,是柳家。”

說罷,葉楊抬起手指,“嗖”一道真氣冇入柳老的眉心。

“回去之後,就跟你的子女說,拿出柳家一半的財產來換你的命,否則你就等死吧。”

說罷,轉身就走。

柳鎮南麵色陰沉。

“狂妄小子,我必讓你付出代價!”

顯然,柳鎮南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葉楊打出的那道真氣,無色無形,肉眼不可見。

當晚,柳鎮南感到全身劇痛,痛苦嚎叫的聲音,讓柳家上下都聽得極是心疼。

送到醫院之後,一係列的儀器都查不出病因。

“奇怪了……”

醫生撫著下巴,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病人明明身體很健康,卻全身劇痛。

“難道是精神問題?快,去請精神科的翁教授來。”

很快,翁教授來了,他一番檢查,搖搖頭道:

“精神冇問題。”

最後,醫院也冇有辦法。

還是院長出麵,對柳家子弟說道:“建議去看看中醫吧。”

整個西醫院都冇有任何辦法。

那麼,最後的辦法就是試試中醫。

當晚,柳家弟子花重金請來了中醫界的一位泰山北鬥,

吳宏光!

吳宏光望聞問切之後,便得出了結論。

“柳先生應該是得罪了什麼術法高人,他體內的陰陽二氣正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攪亂,這會讓人體的機能紊亂,但儀器檢查不出來。”

頓了頓,又說:“若不能及時治療,不出兩天,柳先生必死。”

“什麼!?”

聽到這話,柳家的人都驚了。

“爺爺,到底是誰害的你?”

柳家二公子,柳家興蹲在病床頭,望著爺爺,心疼又憤怒。

“是啊爺爺,您說出來,我和家興給您報仇!”

柳家大小姐,柳若瑄握了握粉拳,氣得咬牙切齒。

“是……是一個叫葉楊的小子。”

柳鎮南語氣虛弱,說話非常艱難。

“葉楊!”

這個名字,被柳家記住了。

……

第二天,葉楊來到郊區購物。

他走進一條巷子,準備去一家深巷的店買些名貴茶葉。

“就是他!”

忽然一群小混混衝了出來,紛紛將葉楊圍住。

緊接著,一個年輕人走了出來,正是柳家興。

他一身名牌,氣質不俗,負著手緩緩走出,仰頭傲視著葉楊。

“你就是葉楊?”

葉楊挖了挖耳朵,吹了下,“你是哪路的阿貓阿狗?”

“哼!本少是柳家二公子柳家興,我爺爺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是又如何。”

葉楊大方的承認了。

“好好好!我爺爺你也敢動,上,廢了他!”

柳家興無法忍受葉楊的囂張氣焰。

本來還想請他回去治療爺爺的。

現在看來,得先把他打殘,他纔會乖乖服軟。

這時,小混混們朝著葉楊衝來。

葉楊不慌不忙,快速出拳。

“嘭嘭嘭”

前麵幾個小混混瞬間被擊飛出去。

葉楊又抬腳,瞬間踢出,快若幻影。

“砰砰砰”

衝來的小混混全部被踹飛出去。

“哎喲……”

小混混們倒在地上,痛苦的嚎著。

“這……這……”

柳家興嚥了嚥唾沫,後退了兩步,見鬼似的盯著葉楊:

“你你,你到底是誰?”

葉楊懶得理會他,淡淡地說道:“回去告訴你們當家的人,想救你爺爺,拿出一半家產來換。”

說完,徑直往前走,進入了一家菸酒店。

柳家興臉色難看,正準備離去,轉身就碰到一個美少女。

“慌什麼,你姐我還有後手呢。”

卻是柳若瑄來了,她帶著一大幫的黑衣保鏢,約莫有四五十人。

黑壓壓的一群,圍在菸酒店外麵,就等著葉楊出來。

“姐!”

柳家興欣喜,看到家族的保鏢全來了,狂笑一聲。

“哈!太好了,這下那小子死定了!”

柳若瑄站在一邊,雙手懷抱,盯著菸酒店門口。

“一共三萬兩千七百,抹個零頭,三萬兩千就可以了。”

店裡,葉楊正準備結賬。

忽然,老闆湊到他耳邊說道:“從後門走,外麵的人找你的。”

葉楊笑了笑:“我若逃了,他們就該找你了,放心,幾個人而已,隨便搞定。”

拿了東西,葉楊從門口大搖大擺的出去。

“抓住他!”

當他一出現,柳若瑄一聲令下。

四五十個大漢齊齊衝上去圍住葉楊,一個個凶神惡煞,氣勢洶洶。

“找死,都給我滾!”

葉楊爆喝一聲, 真氣外放,“轟”一聲!

一股恐怖的力量,若驚濤駭浪朝四方拍去,巨大的力量瞬間掀翻了四五十個人!

“臥槽!”

菸酒店的老闆看到這一幕,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饒是他這樣的閒人,讀過很多書,但此刻隻有一句臥槽。

“啊!”

柳若瑄掩嘴驚呼,被嚇得癱軟在地。

“這怎麼可能——”

柳家興嚇得後退,一個踉蹌坐在地上,全身都在顫抖,如同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