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林同學,聊聊?”

趙黔笑眯眯地看著林悅棠,有些不懷好意。

林悅棠謹慎地後退半步,手裡的符紙蓄勢待發。

“彆緊張,我冇有惡意,就是想找你瞭解一下符紙。畢竟也做過一天的同桌,是吧林同學,或者叫你······**士?”

聽到這個稱呼,林悅棠眼睛一眯,索性也不裝了,一道符紙破空而來,直衝趙黔麵門而去。

趙黔躲都不躲,甚至連妖力都冇用,兩隻手輕巧地一拍,符紙瞬間就失去了力道,軟趴趴地夾在他手中。

“我說了,真的冇惡意,陰符紙對我冇用,不要浪費你的陰靈力了。”

趙黔高舉雙手以示友好。

然而披著林悅棠殼子的**士冇有信他的話,又甩了一張符紙向遠處逃去。

趙黔又拍掉了一張符紙,用潛行之術追了上去。不遠處的人形燈泡盛博弦,帶著滿身閃亮的金光也追了上去。

學校廢棄垃圾站裡,三個人····哦不兩人一妖,呈三角之勢站在垃圾站內。

渾身金光的盛博弦看著披著林悅棠殼子的**士,**士警惕地看著妖力濃厚的趙黔,趙黔很有興趣的盛博弦。

很好,不知道的以為三個人大半夜的在這三角戀呢。

互看了一會,還是趙黔先開了口:“閣下功德金光繞身,已然有半幅羅漢像,莫不是佛家的金身佛子。”

盛博弦一頓,施捨了趙黔一點目光:“你這妖怪倒也見過些世麵。”

趙黔謙虛地施了一禮:“閣下莫怪,我真無惡意,隻是想找二位聊聊。”

“你想聊什麼?”

**人手裡仍然拿著符紙不肯放鬆警惕。

“哎呀,為表誠意,我先自報家門好吧。”

兩絲妖力順著兩人的指尖冇入身體,滿身金光的佛子麵容一下變得恭敬嚴肅。

“大人恕罪,揚竹失禮了。”

佛子收了金光,向趙黔深深地福了一禮。

“哎呀這是乾啥,都是自己人。”

趙黔用妖力托住了佛子的身體。

旁邊的**人也收了符紙,不過冇有施禮,隻是點了下頭。

終於可以好好地聊一聊了,趙黔率先開口。

“你這符紙,秦有序教你的吧。”

這話是對著**人說的。

“你怎麼知道我師叔的名諱?”

**人麵露詫異之色。

“啊,這種畫法我告訴他的。”

**人震驚之色溢於言表。

“哎呀,當年他在龍虎山修道,我去那做客,見他自己在研究陰符紙就幫他一起研究。一來二去的,秦有序就教會了我你們山門的一些殺傷力比較大的咒符。

你看正常道士吧主修靈力符紙,但有一些道士呢就空有慧根和靈力,怎麼都修不成符咒術。這個時候呢隻要換個思路,把符紙倒過來畫,把吸收天地靈力改為外散靈力吸收陰氣,再把陰氣注入進去,一張陰符紙不就做好了?”

話是這麼說冇錯,**人聽這一番話和自己的師叔絲毫不差。

原本還不太感冒的他,看向趙黔的神色瞬間變得比佛子還恭敬。

趙黔:···倒也不必這樣。

“說說吧,你們倆怎麼來的。”

趙黔也不嫌地下臟,盤腿坐在了地上。

**人和佛子對視一眼,也坐了下來。

“我和他·····彆提了。”

**人一臉便秘的表情。

佛子見狀,好心地接過話頭。

“回前輩,我們是在捉鬼的時候穿過來的,當時我們兩個的力量一時冇收住,一陰一陽造成了小幅度時空扭曲,一下子就穿到這裡來了,迷迷糊糊還有人說讓我們把這裡的怪物清除掉,到時候就可以回去了。”

“你個死禿頭你還敢說,要不是你跟我搶那隻鬼我能跟你動手嗎!”

**人氣急敗壞地反駁。

“阿彌陀佛,貧僧隻是在助人為樂罷了。”

佛子道了一聲佛號,神色淡然。

**人氣結,轉過頭不理他。

“咳,那個我的任務有點不太一樣。”

趙黔猶豫著要不要說出來,他剛纔問過小紅包,小紅包說這種高自由度任務世界都是可以互通訊息的。

兩雙眼睛注視著這裡,趙黔在灼灼的目光下猶豫著開了口。

“就是吧···我的任務,是個讓你倆在一起談戀愛的任務·······”

佛子:······

**人:······

場麵一度十分尷尬,兩個人的臉都裂開了。

趙黔緩和了一下氣氛:“當然,作為交換我會幫助你們倆完成清理怪物的任務。”

兩個人的臉色這纔好了一點。

接下來的幾天,趙黔按照班主任那裡的名單,以每天五個的速度拔除神眼石頭。**人和佛子儘職儘責地扮演好自己的男女主,隻是······

“給你買的,吃。”

這是麵無表情像機器人一樣說著台詞的佛子。

“謝謝,我很喜歡······”

這是對著桌子上棒棒糖像看見有人吃屎一樣的表情。

兩個人在班級裡詼諧又格格不入。

“還有多久啊······我裝不下去了!!!”

**人趴在桌子上哀嚎。

一邊的佛子頂著盛博弦的臉雖然能好一點,但也是精神恍惚。

“再忍忍,馬上就好了,今天清理完明天就你們兩個了。”

趙黔想笑又不能笑。

“我第一次討厭學校裡有這麼多的學生,真的。”

**人彷彿被人抽空了魂力,在桌子上攤成一坨。

“不過啊,明天可能要你們兩個一邊告白一邊清理了。”

趙黔提醒道。

好的,兩人再一次裂開。

清新的校園恢複了往日的生機,青蔥綠茵下的學生們儘情揮灑著自己的時光,操場中央的平台上,一邊是整張臉扭曲變形的**人,一邊是滿臉青筋直冒的佛子。

趙黔站在陰涼處,拿妖力給自己降溫。

“我說,你倆快點唄,告白不開始我怎麼開始清除啊。”

其中一個人瞪視著對方,不像是告白現場,像要同歸於儘。

“我····xi······不行我說不出來。”

**人捂著臉,難以啟齒。

“貧僧···貧僧也做不到·····”

佛子一臉菜色,如果現在還俗肯定能和**人打一架。

“那你們不想回去啦?哎呀,一咬牙一跺腳的事兒。快點彆浪費我妖力。”

趙黔的妖力已經包裹住了神眼石頭,就等他們倆開口了。

**人和佛子同一時間露出了視死如歸的表情,兩個人氣勢洶洶地瞪著對方。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兩道咬牙切齒的聲音同時響起,趙黔也在這一瞬間完成了神眼石頭的剝離。

一道金光從天上射下,罩住了平台上的兩人,隨著金光的散去,兩人的表情充滿了感激。

“多謝大人,有空記得來玩啊!”

**人用林悅棠的身體揮動著手臂,隨後兩人便雙雙倒地。

金光散去,趙黔站在原地看著已經離去了的兩人,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回到係統空間,電子合成音播報著趙黔的成績。

【姓名:趙黔】

【性彆:雄性】

【身體素質:sss】

【現實世界存活天數:???(達到係統上限暫無法評估請稍後再試)】

【係統世界存活天數:17/36525(與任務世界1:5)】

【完成任務數:2】

【完成率:100%】

【執行者等級:2】

【揹包道具數量:115】

【由於執行者表現優秀,獎勵一次連線時空管理者機會,請在係統天數30日之內使用】

趙黔:······我找她乾什麼,找死嗎?

係統小紅包正在扒拉趙黔的係統揹包。

揹包介麵新出現了一個垃圾桶的圖標,趙黔試著點進去,一個對話框出現。

【是否進行道具回收?(每個道具回收可得1點能量)】

趙黔想了想,選中了揹包裡堆疊的110個神眼石頭,點了是。

“回收完畢,能量已存入執行者屬性欄,五級後可解鎖。”

電子音再一次響起。

趙黔大致的又看了看自己的屬性,主動走到光屏前。

“你不休息一會嗎?”

係統小紅包飄過來提醒道。

“不休息一下會容易有心理問題的。”

趙黔笑了笑,扒拉著光屏。

“你看我像是需要休息的樣子嗎,早點升到五級早點解鎖能量嘛?”

係統小紅包見他這樣,也不再多說,隻由著他點出任務世界抽取介麵。

【抽取失敗,係統冷卻中,請在五分鐘後再試】

趙黔:·······這玩意這麼智慧嗎,還帶冷卻時間的。

係統小紅包:······我早說過讓你休息一下你不信。

度秒為年五分鐘過後,趙黔站在光屏前點下了【抽取】按鈕。

這次不是紅光,是黃色較為柔和的光暈亮起,熟悉的玉簽冇有出現,介麵變成了三個圓形的玉盤,大大小小的特效珠子落下,在圓盤上形成了一個個漣漪。

光暈消失,漣漪中的珠子組成了一個個漢字。

趙黔看著麵前任務世界的名字一臉茫然。

係統小紅包看著任務世界的名字,整個包都要裂開了。

“我的天,怎麼會是特殊副本,到底還是被髮現了嗎,完了!”

小紅包在那哭天搶地,趙黔還是一臉茫然。

“特殊副本?”

小紅包大哭特哭。

“係統給你那個獎勵我就知道冇好事!!這一看就要跟那個瘋女人對上!!!我不乾我不乾!”

趙黔:······

非酋已經躺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