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大越風音 >   第9章

月家老夫人坐在上位,夫人李幽然陪同,下麵還有一個穿的雍容華貴的夫人,對麵是一個穿著青色官服的中年男子。

大越國青衣最為普通,紅為貴,紫為尊。五品及以下的官員,都是著青色官服,三品和四品的官員,算得上是高官了,著紅色官服,一品和二品官員,著紫色或者金銀等色。

上下尊卑,一目瞭然。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也是穿著青色官服,昨天並冇有見過。

除此之外,還有就是昨天見過的四小姐,表小姐和二公子了,以及一箇中年婦女,和三女兩男。

月家傳了四代了,是個大家族,人數多也是正常的,有些開枝散葉多的家族,足有上百個族人。

“隱良,快來拜見老祖宗!”

嶽母李幽然,招呼著蕭隱良上前為老祖宗敬茶。

他也冇有意外,從一個侍女手中接過茶杯,彎腰上前,雙手遞到老祖宗麵前,恭敬的說道:

“孫婿蕭隱良,見過老祖宗,請飲一杯熱茶!”

“好,好!”

老祖宗滿意的笑者,接過他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

他又看了一眼身後發呆的妻子,從丫鬟手中,接過茶杯,再次說道:

“夫婦一體,便由我替我妻子,敬您一杯!”

“好,好一個夫婦一體!”

老祖宗激動的用雙手接過茶杯,喝了一大口,滿意的看著蕭隱良,真是越看越喜歡了。

“喲,人不大,還挺會說話的,就會哄我們老太太開心,彆嘴上說一套,心裡想一套!”

“老太太,您可得當心啊,這年頭詐騙的可多著呢!”

就在這時候,下麵一道有些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讓原本高興的老太太臉色一滯。

“他二孃,不會說話就不要說,人家姑爺儘儘孝心,哪會有問題,倒是你這樣,莫不是有其他看法?”李幽然看著她,不溫不火的問到。

“姐姐說的哪裡話,妹妹哪敢啊!”那女人陰陽怪氣的說到。

“好了,隱良,我為你介紹一下家族的長輩和兄弟們!”李幽然看著蕭隱良說到。

他轉過頭,看著她說道:“母親莫急,小婿還未給您敬茶!”

蕭隱良從邊上侍女哪裡取了一杯茶,恭恭敬敬的遞到李幽然的麵前,“母親,請喝茶!”

李幽然滿意的笑著看了他一眼,高興的接了過去,喝了一口茶,“好孩子,快起來吧!”李幽然將女婿叫了起來。

而她也站了起來,走到左手第一位麵前,正是那個穿著官服的中年男子。

“隱良,來見過二叔和二嬸!”

蕭隱良接過茶杯,遞給對方,“二叔,請喝茶!”

那男子不悲不喜的點了點頭,接過去喝了一口。

蕭隱良有接了杯,遞給他旁邊的那位婦女,“二嬸,請喝茶!”

那婦女衣著華麗,掩嘴輕笑道:“可當不得,姑爺有心了!”

說完接過茶杯,輕抿了一口。

月家二爺月星海,正七品官員,並不是進士出身,而是靠著祖蔭,在戶部做個記事,平日事情不多,卻官架子十足。

二爺夫人賀美妍,出身清貴家庭,父親是一個禦史。

彆看禦史官職不高,但權利卻不小,有糾察百官之責。

兩人育有一子一女,四小姐月如夢正是他們的長女,還有一個兒子名叫月如恒,並不在家中,正在國子監苦讀詩書,備戰明年的春闈。

李幽然見他們談完,走到另一邊,對他說道:“這是我月家長子,二弟月如鴻,和她的夫人安陽郡主!”

月如鴻二十二三的年紀,長得唇紅齒白,不得不說月星辰和李幽然的基因很好,月如音,月如鴻,月如靜都是帥哥美人,哪怕月如佳胖了點,也算是麵貌清秀。

月如鴻三年前高中進士,乃是有名的探花郎,現為翰林院編撰,文采風流,又是鎮安伯世子,有幸與常平王次女東方安陽結為夫妻。

家世過人,文纔出眾,少年登科,風流倜儻,嬌妻出生顯貴,溫雅賢惠,還有一個幼子,任何一項對普通人來說已經心滿意足,而他集齊了所有的條件,妥妥的人生贏家。

兩人站起來,月如鴻叫了一聲“兄長”,東方安陽行了一個萬福,也叫了一聲“兄長”,蕭隱良拱手回禮。

李幽然又看向一旁,先前那位說話的婦女,“這位是你的二孃,你二孃可是出生富貴,家裡銀兩堆積如山!”

李幽然這話有點損,大越國士農工商,商賈有錢冇有地位,常被人瞧不起,所以有的人就想要提一提身份,有捐官的,但朝廷查的嚴格,大多就像這樣與官家聯姻。

月家二夫人,江南有名的大富商馬百萬之女,名叫馬有財,名字相當的俗氣,和月星辰誕有一子,名叫月如財,不好讀書,月星辰無奈,讓他去跟著姥爺學學經商,此時不在家中。

蕭隱良麵色不變,接過一杯茶,恭敬的遞到她麵前,“二孃,請喝茶。”

二夫人嬌滴滴的伸手去接,卻在他剛一鬆手的時候,冇有抓住,茶杯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將其他幾人嚇一跳。

“哎呀,看我就是冇有福分,喝不得姑爺敬的茶水!”二夫人捂著自己的嘴,語氣中自責的說到,但臉色看不出絲毫的自責。

蕭隱良若無其事,再次接過一杯,遞到她麵前,“二孃,請喝茶!”

這次大家都看著,倒也冇出差錯,她接過來喝了一口,遞給了自己的侍女,地上的殘渣也有人收拾著。

“這些小輩就不一一介紹了,以後有的是時間,家族祖祠並不在京城,在泰州還有一支族人,以及一些長輩,到時候引你們認識。”李幽然這才說到。

原來這裡並不是全部的月家人,隻是主脈而已。

人群後邊還有一個被奶媽抱著的小子,正在懷中鼾睡,想必就是月如鴻的兒子,剛剛滿一歲的月慶年,還有一個月如夢,月如靜,月如佳冇有介紹。

兩姐妹倒是冇說啥,月如佳立刻就不乾了,從椅子上跳起來,“娘,我還冇給姐夫見禮呢,我也是月家的男子漢,馬上就要成年了!”

一家人被他給逗笑了。

上座的老祖宗笑道:“佳哥兒是長大了,該介紹一下!”

“那你自我介紹一下吧!”李幽然冇好氣的白了一眼這個兒子,讓他自己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