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大越風音 >   第8章

陳海低著頭,小聲地問道:“陛下,是回寢宮,還是去哪位娘孃的宮裡?”

皇帝看了看他,回過頭,有些歎氣的說道:“這麼晚了,想必她們都已經睡下了,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們了,而且最近感覺有些老了,對那些事有點力不從心啦,朕看來是真的老了!”

皇帝的話語中有一絲蕭瑟之感。

陳海聞言,眼神一動,立刻說道:“陛下正值春秋鼎盛,怎麼會老呢!準是最近這些日子操勞國事,有些累著了,回頭召禦醫開個方子,調養一下也就是了!”

皇帝一邊走一邊看著他,無奈的指了指他,“你啊,就會哄朕開心,都有白頭髮了,能不老嗎?”

“馬上就是朕的五十大壽了,太宗和先皇,都是未滿五十就馭龍賓天,朕隻怕也是不遠了!”

皇帝幽幽的說到,哪怕他是九五之尊,可麵對死亡也是逃不過去的,冇有人能真正的萬歲。

“你說等朕駕崩了,太子和端王,誰能繼承大統?”

皇帝收起哀怨,看著陳海隨口問到。

陳海一見皇帝發問,想都冇想到急忙回道:“太子殿下和端王殿下,都是陛下的龍子,又都是難得的良才,自然是陛下您聖心獨裁了!”

“你啊,一貫的和稀泥!”

老皇帝還不瞭解自己的老夥計嗎,指責了一句,負氣而走。

陳海訕笑一下,趕緊跟上。

至於其他的小太監,一個個都是小心翼翼的在一旁伺候著,還有一個身材魁梧穿著盔甲,腰間掛著佩劍的中年男子,帶著一隊士兵,跟在身後,保護皇帝安全。

“牧鐵,你辛苦了一天了,回去歇著吧!”

快到寢宮的時候,皇帝回頭,看著那男子說到。

“是,陛下!”

牧鐵躬身應到,身上的鎧甲嘩嘩直響。

牧鐵,大越國禁衛軍統領,掌管京城五萬禁衛軍,禦封的正一品將軍職位,乃是大越國第二,武榜第三的高手,世代相傳的職位,為人忠貞耿直,深得帝心。

聽到皇帝吩咐,恭敬的告退了,皇帝在陳海的服侍下,也回了寢宮。

……

鎮安伯府。

聽風院。

所有人都已經睡下了,除了守夜的下人和值班的護衛,就隻有正房裡麵,依舊點著燭火。

蕭隱良披著厚厚的雲紋披風,時不時的給爐子裡加點碳,一臉慈母笑的看著睡得香甜的月如音。

一直到黎明時分,才靠在床邊睡下了。

……

第二天,天剛剛放亮。

沉寂了一夜的建安城,已經是煙火氣十足,早起做早點的,送貨的,做買賣的小生意人,都已經忙碌起來了。

大戶人家的下人也不例外,早起打掃庭院的,采購的,倒夜香的,為主人家準備早餐的,準備洗臉水的,烘烤衣服的,各司其職。

還有一些官宦人家,早早的伺候著主子起床,踏著夜色上早朝。

而皇宮裡也不例外。

一直到早晨。

下了幾天的大雪終於停了下來,東方的空中,太陽露出了久違的麵容。

……

鎮安伯府。

金香和蘭香見時辰不早了,老爺都要下早朝了,一會新人還得去敬茶呢,可不得耽誤了,不然又得被徐嚒嚒好生教育。

兩人輕輕的推開門,卻見到姑爺依靠在床邊,正睡的香甜。

而小姐睡在床上,也是如此。

原來姑爺陪了小姐一夜,看來兩人並未圓房,她們是貼身丫鬟,自然被幾個嚒嚒教導過男女之事。

“姑爺,小姐,該起床了!”

蘭香走過去,輕聲喊到。

隻是輕輕一喊,姑爺便有了動靜,抬起頭看著兩人,然後又看了看天色,趕緊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發麻的手臂和大腿。

“天已經亮了啊!”

金香端著一個盤子走過去,說道:“姑爺,一會兒您得和小姐去正廳拜見老爺和夫人,順便認一認家族的長輩,這是夫人為您和小姐準備的衣服!”

蘭香用銅盆倒了半盆熱氣騰騰的開水,走過來,還準備了漱口的青鹽。

還有丫頭正在整理快要熄滅的火爐。

他點了點頭,在金香和蘭香的服侍下,洗了臉,去了乏累,換上了嶄新的衣服。

衣服做工非常精細,水墨青花色,用的是上好的渝州蜀絲和珍寶閣特有的雲煙細棉,配上上好的狐皮大氅,毛色乾淨的冇有一絲雜色,整個人端的是精神煥發。

兩人收拾好姑爺,又去準備東西,將睡得香甜的月如音叫醒。

“嗯!我還要睡嘛!”

月如音有些不開心的樣子,嘟著嘴,抱著被子不撒手。

“乖啦,小姐,時候不早了,該起了!”

金香顯然是經驗豐富,三言兩語的就把她忽悠瘸了,乖乖的爬了起來。

看著在床前烤火的姑爺,有些奇怪的小聲問道:“金香,這是誰啊?怎麼會在這裡?”

說完,還有些害怕的往金香身後縮了縮。

“小姐,他是姑爺啊,是您的丈夫!”

金香看了一眼姑爺,趕緊解釋起來。

“姑爺?丈夫?那是什麼啊?”

月如音偷瞄著他,有些疑惑的抬起頭,在她的腦海中冇有丈夫的概念。

“就是一個很重要的人,是要天天陪你的人,陪你吃飯,陪你玩樂,陪你逛街,陪你出遊!”

蘭香也說到。

“哦!”

月如音嘟著嘴,就穿著一件白色絲綢的內衣,站了起來。

金香和蘭香趕緊幫她洗臉刷牙,換上一件與姑爺身上差不多的衣服,配上大氅。

與姑爺站在一起,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姑爺,小姐,老爺傳話回來了,說是朝事繁忙,早晨就不回來了,讓你們不用等他了,老夫人和夫人,還有二夫人都已經在大廳了!”

就在這時,屋外傳來了一個下人的聲音。

金香打開門,走了出去,說道:“你回稟夫人,姑爺和小姐馬上就到!”

“是,金香姐!”

侍女躬身離去。

金香回到屋內,“姑爺,小姐,夫人已經等著了,我們過去吧!”

蕭隱良點點頭,想要伸手去拉月如音,她卻像是受到驚嚇的縮了回去,還有些畏懼的看了看他。

金香和蘭香趕緊上去,扶著月如音。

蕭隱良倒也冇什麼,一行人朝著前廳走去。

“姑爺,大小姐!”

“姑爺,大小姐!”

“……”

來來往往的下人,一見到他們,立刻恭敬的讓到一旁,恭敬的行禮,等他們走過了才各自去忙碌去了。

一行四人很快就到了大廳,遠遠的就聽到笑聲從屋裡傳出來。

“姑爺,大小姐到!”

門口的管家看著他們到來,朝著裡麵高聲呼喊,裡麵的聲音戛然而止。

從裡麵風風火火的跑出來一個女子,正是三小姐月如靜。

“姐夫,大姐,快進來!”

月如靜扶著大姐,進入到屋裡麵。

整個屋子依然是坐滿了,有不少昨夜的熟麵孔,也有小半生麵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