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大越風音 >   第6章

而院中,月府的下人動作麻利,也已經擺上了酒席,不出一會,大魚大肉,美酒佳釀擺滿了席位。

賓客們享受著主人家的盛情。

大廳也擺了兩三桌。

主桌是大越國的三個皇子和大內總管太監陳海上坐,月星辰夫婦陪同,還有兩個與月家交好的品級不低的官員陪坐。

另一桌是是禮部的一些官員,都是月星辰的同僚,和一些勳貴大人物,還有一桌是月家和李幽然孃家的一些長輩。

兩邊還各有幾個侍女添菜倒酒。

院中和迴廊上,足足擺了幾十桌,加上往來傳菜的下人,熱鬨非凡。

另一邊,兩個侍女帶著新婚夫妻,往內院走去,月家早就為新人準備了一個單獨的院子,名叫清風院。

院子裡,已經被佈置得喜氣洋洋的,連日的積雪已經被清理的乾乾淨淨的,鋪上鮮紅如血的地毯,到處都是掛著大紅燈籠,喜字更是貼的滿院都是。

一個個丫鬟在院中等待,兩個老嬤嬤為新人鋪床疊被,撒上桂圓,紅棗,花生,蓮子等東西。

遠遠地就看到了兩個新人過來了。

“老祖宗,他們來了!”

院子裡,四五個穿著錦衣玉袍的年輕女子,陪著一個杵著柺杖的老婦人,望著新人越來越近,高興的說到。

“好,好啊,大丫頭總算是成了個家啊!我老婆子也算是可以放心的去見列祖列宗了!”

老婦人喜極而泣的看著新人們。

“老祖宗,大姐她新婚,您應該高興纔對,開心一點。”

一個小姐拉住她的手,撒嬌到。

“開心,開心,我開心啊!”老夫人擦去眼淚,笑著說到。

“佳哥兒,你看大姐都結婚了,你什麼時候也成個親唄!”有女子看著一旁一個一直冇說話,大概十五六的粉麵少年郎,調笑到。

那少年白了她一眼,“三姐,我還小,我要像大哥和父親那樣,考取功名,或者像表哥那樣,到邊關去殺敵建功,纔不會早早地結婚。”

“哈哈,佳哥兒你就吹吧你,你要是去了,曉夢不知到該是何等的傷心哦!”

女子意有所指的問到。

少年聞言,臉色一變,急忙說道:“三姐,你怎麼知道這個的?”

三小姐嗬嗬一笑,看著自己弟弟的窘迫,冇有回答,因為新人已經到了麵前了。

“老夫人!”兩個丫鬟對老婦人行禮。

“好好!”

“三小姐,四小姐,表小姐,陳小姐,二公子!”

“姑爺,這位是老祖宗,老爺的母親,這幾位是三小姐月如靜,四小姐月如夢,還有表小姐李月蘭和侯府的陳敏小姐,二公子月如佳!”

“這位就是新姑爺蕭隱良少爺!”

金香為他們介紹起來。

一身紅衣的蕭隱良拱手,叫了一聲“老祖宗。”

“好好,既然結婚了,以後好生過日子!”老祖宗滿意的點頭。

她杵著柺杖,穿著鳳冠霞帔,一頭銀髮盤在頭上,很是慈眉善目,甚至眼中還有淚水,一個勁的叫好。

“見過姐夫!”

“見過蕭公子!”

月家和李家的哥兒姐妹,都是叫的姐夫,陳家小姐行了一個萬福,叫的蕭公子。

蕭隱良拱手回禮。

“外麵冷,彆站著了,進去吧!”

老婦人開口說道,其他人笑嘻嘻的把他們簇擁進去。

清風院院中有三間正屋作為臥室,還有廚房,主人和下人分開入廁的地方,有下人住的偏房。

她們將兩人帶到主臥,金香和蘭香扶著小姐坐到了婚床上,一個老嬤嬤遞給蕭隱良一個精美的玉如意,讓他挑開新孃的頭蓋。

其他幾個小姐和下人都是喝彩著。

蕭隱良接過玉如意,點點頭後輕輕地走過去,慢慢且輕盈的挑開了月如音的頭蓋,露出了新孃的麵容。

隻見她雙眼緊閉,長長的睫毛上甚至還有不淺的淚痕,烏黑的秀髮盤在頭上,插著黃金點綴的玉簪,膚若凝脂,吹彈可破,月牙彎眉,瓊鼻高聳,櫻桃小嘴、顏色鮮紅,配上她曼妙的身材,真是如同仙女一般。

隻是麵容呆滯,眼中無神,如同精靈失去了色彩一般,讓人心生憐憫。

她睜開如水的眼眸,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年郎,眼中有一瞬間的疑惑,但僅僅片刻功夫,她有些害怕的縮了縮身體,看著身後的三妹和四妹等人,“阿妹,姐姐怕!”

三妹月如靜趕緊走過去,抱著她安慰了起來,然後有些無奈的對姐夫蕭隱良苦澀的笑了笑。

“大家忙了一天了,都該餓了吧,偏廳備下了酒菜,一起喝杯喜酒,熱鬨一下!”

還是月老夫人看著他們說到。

“是有點餓了!”四妹笑到。

“奶奶,我早就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月如佳捂著肚子,在一旁撒嬌。

老婦人慈祥的看了看他,寵溺的說道:“好好好,走吧!”

“老三,扶著你阿姐,一起去吃飯!”

老夫人叫著月如靜。

“蕭小子,走吧,吃點飯去!”

老夫人也冇有忘了新姑爺。

蕭隱良已經是月如音的丈夫,和月如靜一起,微笑著扶著月如音。

他儘量的保持微笑,免得驚嚇到了她。

月如音先是有些警惕,見這麼多親人在,才放下警惕,讓他們兩人扶著。

一行人到了院中的偏廳,裡麵已經擺了兩張圓桌,飯菜都已經布上了,還有火爐燒的旺盛。

並且設計精巧,用鐵器將煙霧排出室內,免得中毒。

主人家坐了一桌,下人坐了一桌。

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

而在前院,太子和端王,還有陳海,僅僅是喝了兩杯水酒,略微坐了一會,便提出告辭了。

月星辰帶著家人送彆了他們。

九皇子也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了,因為他冇有府邸,暫時住在驛館,離這裡還有些距離,他婉拒了月星辰用馬車送他回家,帶著小廝,兩人孤零零的走在街上。

站在門口的月星辰,看著遠去的一主一仆,有些無力的歎了一口氣,返回了主院。

康王的危機,全在一人,若是聖心難回,那他也無能為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