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大越風音 >   第5章

所有人心頭大震,果然是“老鼠拉木鍁,大頭在後麵。”

想不到在朝堂上鬥得不可開交的太子和端王,今夜會聯袂而來,參加一個臣子女兒的婚宴。

月星辰趕緊帶著月家人再次出迎,這一次可不比迎接康王,而是中門大開,禮儀周全的一家人全體出迎。

……

門外,兩個隊伍相對而立,俱是貴不可言。

禮儀車隊豪華無比,隨行侍衛足足五十人,中門牙將隨侍左右,明黃執仗,親王鑾駕的威視不容置疑。

兩個身穿華服的青年,站在最前麵,互相看了對方幾眼。

其中一個身穿褶色蟒袍的男子笑者說道:“皇兄好興致,說是回東宮寫摺子,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

另一人也絲毫不遜色,一聲冷哼,“為兄怎麼做,難道還要你端王殿下首肯嗎?”

“皇兄言重了,臣弟惶恐!”

另一人誠惶誠恐的說到。

“哼!”

然後,兩人各自冷哼一聲。

冇過一會,月星辰帶著一群人快步迎了出來。

“恭迎太子殿下,端王殿下!”

太子看起來三十歲上下的年紀,身高普通,有些微微發福,身穿四爪飛龍服,頭戴彰顯太子身份的通天冠,笑著說道:

“鎮安伯免禮,我兄弟二人也是不請自來,討一杯喜酒,你這不會冇有吧?”

聽到太子略微玩笑的說話,月星辰趕緊低頭回答道:“太子和端王兩位殿下親臨,是我們的福分,隻怕酒水不合心意,快快請進!”

“好,一點薄禮不成敬意,”太子點點頭,大步流星的進去,身後兩個太監送上兩個錦盒。

“多謝太子殿下!”月星辰恭敬的接過禮盒道謝。

“既然皇兄都送了,本王自然也不能例外,聽說月姑娘精神有恙,特向皇帝陛下求了一枚清心丹,希望能儘綿薄之力!”端王等太子進去了,才走上前,拿著一個紫檀裝的盒子,遞給月星辰笑著說到。

月星辰聞言,原本含笑的麵容,立刻變得嚴肅,雙膝跪下,“微臣謝端王殿下!”

能讓堂堂鎮安伯這樣激動,想來這枚清心丹不簡單了,也能看出端王的出手闊綽。

不愧是兩個得寵於帝前的兩個皇子,與他們比起來,剛剛僅僅帶了一點地方特產的康王,實在是有些寒酸了。

端王長得頗為英俊,尤其擅長籠絡人心,趕緊雙手把月星辰扶了起來。

太子見此,冷哼一聲,甩了甩袖子走進府邸。

端王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前些天傳出風聲,內閣要有些調整,禮部尚書將增加入閣,陛下有意月星辰執掌禮部,原本還以為是風聲,今夜來了三個皇子一個太監總管,足以坐實這個傳言了。

禮部尚書,門生遍地,若是能夠拉到自己這一方,那自然是一大助力,就算不能,也不能讓他被彆人拉走。

如果說九皇子來是因為其他的原因,陳海前來是陛下施恩,那太子和端王就不是了。

太子和端王被一群人簇擁著進了大廳。

兩人在大廳中看著有些弱不禁風,但還算文雅的蕭隱良。

“果然是難得的佳玉,恭喜鎮安伯擇得佳婿啊!”

太子先是稱讚了一番,然後才誇著月星辰,總之就是恭維兩句,給足了麵子。

蕭隱良和月星辰同時道謝。

“請兩位殿下上座!”月星辰指著主位,讓兩人坐下。

端王擺手,“唉,我們是客,哪有鳩占鵲巢,搶了主人風采的道理,而且第一任鎮安伯爺,可是我大越少有的奇才,我們就坐在他的英靈下麵便好,皇兄,你說呢?”

太子雖然心頭鄙視,但還是笑著接過話題,“端王言之有理,入座吧!我們也想看看新娘子呢!”

“見過太子殿下,端王殿下!”

“見過兩位皇兄!”

九皇子和陳海同時見禮。

太子擺擺手,虛抬了一下陳海,笑道:“陳公公比我們兄弟早啊,日夜服侍陛下,可是替我們兄弟儘孝了,勞苦功高。”

陳海低頭,“太子殿下折煞老奴了。”

“老九也來了,你不是在寒州做知府,怎麼跑到京城來了!”太子又看向一旁的九皇子,仔細的打量了一會才認出來,有些不悅的說到。

九皇子惶恐的低下頭,準備說話。

“皇兄真是不看時候,恐怕隻顧著東宮美人,忘了前些日子陛下下旨召見九弟了,”一旁的端王替康王解了圍,還不忘嘲諷一下太子。

“是嗎?原來如此,回來了就好!”太子被端王頂得冇了麵子,一拂袖,坐在了左邊第一個位置。

端王針鋒相對的坐在了他的對麵。

九皇子坐在太子下手,陳海坐在九皇子對麵,其他人分彆就坐。

“老爺,夫人,小姐來了!”

大家剛坐下,大總管月三就進來稟報。

來了!

月星辰開心的叫道:“快請小姐!”

月三立刻下去。

所有人翹首以盼,不到一會功夫,兩個侍女扶著一個身穿大紅喜服,頭戴鳳冠,麵貌被蓋住的女子。

但從她的體態和身形來看,想來相當不錯。

“老爺,夫人!”兩個丫鬟恭敬的行禮。

“金香,蘭香,扶著小姐拜堂成親!”月星辰對兩個漂亮的丫鬟說到。

“是,老爺,”既然人到齊了,自然是行禮了,其他人可是還等著開席呢!

這大冷天的在院子裡,哪怕有火爐也不頂在被窩暖閣裡舒坦啊!

說乾就乾,由大總管月三做司儀,月家父母坐在主位。

太子和端王臉帶笑容的看著兩個新人,陳海也是饒有興趣,隻有康王看著多年不見的月姐姐,心中不是滋味。

有下人拉來了一根紅花紐帶,兩個新人一人抓一頭,寓意同風雨共患難。

“一拜天地!”

月三拉著脖子,朝著外麵高喊。

蕭隱良轉過頭,麵對院子,月如音也被兩個侍女扶著,兩人同時彎腰拜了下去。

月三繼續主持儀程,“二拜高堂!”

兩個新人轉過頭,對著上麵的月星辰和李幽然,以及月家列祖列宗拜了下去。

“好,好!”

月星辰摸著自己的鬍鬚,滿意的點頭。

“夫妻對拜!”

隨著月三的高呼,蕭隱良和月如音相對而立,在一片歡呼聲中,蕭隱良拜了下去。

而另一邊的月如音,卻顫抖著身子,始終不願意拜下去。

月星辰見此,臉色一黑的大手一揮,兩個丫鬟金香和蘭香按著月如音,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才讓月如音拜了下去。

李幽然看著女兒的掘強,用手拂麵,不忍心再看這個場景。

在場的月家人和賓客,都是看的心酸,好一個癡情的女子。

隻有少年蕭隱良,站在那裡不悲不喜,似乎也不生氣。

而一旁坐著的康王,手指用力的抓著檀木椅,臉上滿是不甘,幾次想要發作,可都無力的忍了下來。

“送入洞房,開席!”

月三趕緊高呼,結束了簡單的婚禮儀程,送新人入洞房,賓客開席宴飲。

蕭隱良和嶽父母告罪後,和兩個侍女,帶著呆滯的月如音,朝著新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