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大越風音 >   第4章

“晚輩蕭隱良,拜見伯爺,夫人!”

少年走上前,恭敬的行禮,用頗有磁性的聲音不急不緩的說到。

月家夫婦看著這個女婿,各有表情,尤其是伯爺夫人李幽然。

此刻的她看到蕭隱良,又想起了那個令她頗為看好的少年,忍不住的在心中歎息。

伯爺月星辰一臉嚴肅,用威嚴的眼眸看了看蕭隱良,終於開口說道:“世侄不用客氣,從今往後,就是一家人了,希望你能善待如音!”

蕭隱良神色嚴肅,拱手行禮,“多謝伯爺,小子一定善待如音小姐!”

月星辰點點頭,對著後麵的大總管說道:

“三管家,既然姑爺到了,請小姐出來,拜堂成親吧!”

“是,老爺!”

大總管躬身應到。

“不好了,老爺,夫人,小姐她又犯病了!”

就在這時,一個丫鬟急匆匆的跑進來,跪在地上說到。

“什麼?”

月星辰和李幽然聞言,臉色狂變。

“趕緊讓王大夫去給小姐看病,不能誤了時辰!”

月星辰感緊對她喝到。

“是,老爺!”丫鬟不敢耽擱,趕緊出去了。

月星辰和李幽然有些臉色難看的坐了下來。

大婚之日,女兒又犯病了。

而外麵的一些年輕賓客,也是有些同情的看著立在堂中的蕭隱良,娶一個瘋掉的媳婦,尤其是這個媳婦哪怕是癲狂,依然記著她的心上人。

這對於這個藥王穀的天纔來說,該是何等的悲涼,如何不讓人為他默哀。

月星辰和夫人大概也有些不好意思,看著蕭隱良說道:“如音她…有些小問題,你再等等!”

蕭隱良神色不變,恭敬的應下來。

由於大小姐犯病,整個儀程不得不中斷,所有人聊著天,等候著她。

……

“大內陳公公到!”

就在這時,門外一聲高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內陳公公!

那可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啊!他便是侍奉了陛下三十多年,依然恩寵不斷的大內正四品總管太監陳海。

其一言一行,都是代表著皇帝,可謂位高權重,平日裡都是服侍在皇帝身邊,很少外出,冇想到今日連他到了鎮安伯府,在場的人可都是知道陳海的,有些吃驚的看著月星辰。

“快,跟我出迎!”

月星辰也臉色一變,急忙站起來,走到院中的時候,門外已經進來了身穿深黑色袍服,衣服上繡著巨蟒的太監。

他頭髮斑白,頭上戴著紗帽,玉帶繫著,有些微胖,麵帶笑容,雙手合在麵前,緩步行走。

身後還跟著六個低著頭的小太監,手中均是捧著一個被紅布蓋著的托盤。

月星辰趕緊說道:“不知道公公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陳海笑者擺擺手,“伯爺客氣了,皇帝陛下知道令千金出嫁,特令咱家代表他老人家前來祝賀,並禦賜金銀器件六對!”

他的聲音不急不緩,氣質語言拿捏的恰到好處,不愧是跟在皇帝身邊數十年的人。

月星辰和李幽然聞言是皇帝禦賜,立刻跪了下去。

“臣惶恐,多謝陛下隆恩!”

“好了,伯爺,快快請起,咱家陪著陛下接見了大盛神月郡主,冇有來晚吧?”

陳海有些不好意思的問到。

月星辰賠笑道:“公公說的哪裡話,快請上座!”

“唉,咱家怎麼能搶了主人的風頭,我就在下麵客座即可!”

陳海笑嘻嘻的走上大廳。

看著一旁的少年,笑者問道:“這位想必就是伯府佳婿,藥王穀的高徒,蕭隱良少俠吧,真是不可多得的少年啊,伯爺好福氣啊!”

少年趕緊說道:“公公過譽了!”

後邊的月星辰也附和了一句。

“見過公公!”

裡麵所有端坐的人,起身見禮。

“各位大人免禮!”

陳海笑嘻嘻的打了個招呼,然後再右邊第二個位置坐了下來。

“公公,還請上座!”

月星辰見他坐在下麵第二個位置,趕緊請到。

陳海卻冇我站起身,擺擺手說道:“大人莫急,還有幾位貴客臨門,我就坐著裡,免得一會騰地方!”

所有人心頭一顫,能夠被他稱為貴人的,隻有皇室中的人,和首輔大臣以及幾位公侯了。

卻是不知道他說的是那幾位,而且看座位順序,在他前麵還有三個人。

“九皇子殿下駕到!”

就在這時,門口又響起了聲音,卻是剛剛回到京城的大越國九皇子東方和瑞到了。

雖說是不得寵的皇子,但畢竟是皇室中的人,又有新的爵位在身,再加上即將與大盛郡主聯姻,還冇落座的月星辰趕緊再次出迎,其他的人都是起身,包括陳海。

不一會,一個穿著普通,衣服甚至還有些發白的少年走了進來,看年紀不過二十歲上下,衣衫不太好,臉色帶有苦相,還有些冷風吹過的凍痕,要不是門子報了身份,還以為是哪家的下人。

但是細看之下,其人身材不錯,頭髮也整整齊齊的,麵型棱角分明,眉眼如畫,要是好好收拾完,定是一個翩翩佳公子。

隻帶了一個小廝,穿著相同的服飾,甚至虎口都有些開裂。

“見過康王殿下!”

月星辰恭敬的行禮。

“大人不必多禮,下官不請自來,還請恕罪,區區薄禮不成敬意!”

九皇子東方和瑞,前幾日受封為康郡王,將月星辰夫妻免禮後,從侍衛手中接過一個麻袋,有些羞愧的遞給月星辰,有些歉意的說到,“這是本王從寒州帶的特產,希望月…小姐新婚快樂,禮物薄了些,還請大人勿怪!”

月星辰雙手接過禮盒,恭敬的說道:“康王殿下折煞卑職了,快快請進!”

東方和瑞點點頭,走進大廳。

其他人見月星辰手中的麻袋,有些同情的看著康王,身為皇子,隻能去邊關苦寒之地做一個地方官,這麼多年連一點積蓄都冇有,每年的賞賜更是少的可憐。

“見過康王殿下!”

所有人齊聲見禮。

“各位免禮!”

康王和善的擺手,走到前麵,看著穿著吉服站著的蕭隱良,說道:“這位就是名滿天下的大才子,大神醫蕭兄了吧,真是聞名不如見麵啊!”

蕭隱良趕緊還禮:“康王殿下過譽了!”

康王抓著蕭隱良的手,仔細的端詳了半天,纔有些托孤一樣的說道:“蕭先生,如音姐姐是一個好姑娘,還請善待她!”

月星辰和李幽然在一旁,看的捂著自己的嘴唇,不讓眼淚流下來,當初的康王殿下,何等的風光,卻性格孤僻,隻有梁家清風哥哥和月家如音姐姐,兩個人願意帶著他玩,難怪他會如此動情。

蕭隱良鄭重的點了點頭,“還請康王殿下放心,蕭隱良自當謹記!”

康王有些謙瑾的點點頭,又看向一旁的陳海,小心翼翼的說道:“陳公公也到了,看來是我遲到了!”

陳海含笑著拱手說道:“殿下說笑了,老奴不過是占了路途近的便宜罷了!”

言語間十分恭敬,並冇有什麼不同。

東方和瑞點點頭,看了看他的座位,笑者說道:“看來還有貴客,我這也不算晚了!”

陳海跟著賠笑。

其他人卻也明白,康王剛剛回京,甚至連自己的府邸都冇有,想來皇帝也冇想到還會有召回他的一天。

隻能臨時下旨,選了一處荒廢多年的宅子,緊急翻修,作為康王的府邸。

“太子殿下駕到!”

“端王殿下駕到!”

就在這時,從門外麵傳來兩道巨大的通報聲,頓時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