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大越風音 >   第3章

清雲將車停了下來,看著車內有些憋住笑意的說道:

“大哥,伯府來迎接你過門的人到了!”

蕭隱良:……

“敢問車中的人,可是藥王穀的蕭隱良少爺?”

鎮安伯府方向,一個領頭的老者看著清雲,恭敬的問到。

他衣著西部盛產的麻衣絲綢做的短褂,頭上戴著瓜皮圓帽,冒上還有玉佩鑲嵌,看著他們,神色恭敬。

清雲跳下車,拱手還禮,“正是我家少爺!”

“我是鎮安伯府大總管,伯爺命我前來迎接蕭少爺到伯府成親,請少爺下車更衣,花轎和吉服已經準備好了!”

大總管見是自己等人迎接的人,再次恭敬的說到。

清雲跳下車,將凳子放到地下,撩開車簾。

一隻白淨的手扶著車門,隨後,一個人走出來站在馬車上,眺望著迎親隊伍,有些苦澀的表情一閃而逝。

馬車上的少年看起來瘦高個,臉色還有些病態,穿著白色的斜領袍,外麵是灰色狐毛披風。

頭髮被髮冠和木簪束在頭頂,被清雲扶著慢慢下了馬車。

緩慢的走到鎮安伯府方向,喘著粗氣的說道:“有勞大總管了!”

那大總管受寵若驚的回道:“姑爺折煞小的了,從今以後,您就是我伯府的人,小的可擔待不起,小的名叫月三,您要是看得起,叫一聲三管家,已經是小的福分了。姑爺,時候不早了,還請上車更衣吧!老爺和夫人都等著呢!”

“好!”蕭隱良點點頭。

大總管月三揮了揮手,“你們幾個,服侍姑爺更衣!”

即刻,便有兩個年輕的侍女下車,準備扶著他上車。

少年有些拘束的被扶上車,馬車很寬,足足可以容納**人,而裡麵還有兩個侍女。

看到少年上車,恭敬的行禮:“姑爺!”

少年點了點頭,四人熟練的上前,先是脫去他的披風,整齊的疊放在一旁,再褪去中衣,隻留了打底的內衣。

四個侍女麻利的為他換上了一件大紅的內襯和外衣,烏黑的頭髮在頭頂梳著整齊的髮髻,套在一個精緻的白玉發冠中,從玉冠兩邊垂下淡紅色絲質冠帶,在下額係成一個流花結。

腳下換上鑲金筒靴。

足足花了半盞茶的功夫,纔算是弄完。

管家月三站在馬車外邊高聲呼道:“起程!”

旋即,八抬大轎被抬起,吹鑼打鼓的朝著內城的鎮安伯府趕去。

清雲趕著那幅舊馬車跟在隊伍後麵。

龐大的隊伍,又是敲鑼又是打鼓,再加上傳聞,早就引起了人群的關注。

除了城門口的士兵,沿街的人家忍著嚴寒推開窗戶,有的直接站在門前指指點點。

“這就是入贅月家的贅婿,藥王穀穀主的徒弟蕭隱良少爺?”

“聽說他可是儘得藥王穀的真傳,一手醫術堪比最為資深的禦醫!”

“你可拉倒吧,我聽說他自己就是一個藥罐子!”

“我還聽說啊,這個蕭隱良可是聽風閣排的良玉榜第三啊!”

“這麼優秀的人,為什麼要入贅月家啊!真是可惜了!”

“我聽說是藥王穀當年欠月家的一個人情,這才讓心愛的弟子入贅月家!”

“唉,那月如音好福氣啊,都二十五了,又是一個癡呆女,聽說吃飯睡覺還要服侍,動不動就發脾氣,能嫁給這麼有才華的男子,老天真是不公!”

“你可得了吧,我可聽說月家大小姐,長的沉月落雁,閉月羞花,除了精神失常之外,其他條件可都是頂尖的!”

“唉,月家大小姐…可惜了啊!”

“還不是被那梁家給耽誤了,要不然怎麼會成這個樣子!”

“閉嘴!”

“……”

不論議論的如何,龐大的車隊依然平靜的朝著內城走去。

一行人從外城到內城走了足足半個小時,纔到了一處幽靜寬闊的馬路上,在一家披紅掛綵,占地廣闊且人聲鼎沸的府邸前停了下來。

而此時,天已經黑了下來,街上隔著一段路就有一盞明燈,算是黑夜中行走之人的一絲慰藉,也能顯示出公侯街的財大氣粗。

大越習俗,婚嫁都是中午,而入贅則是在晚上,這也是大家不願意入贅的一個原因,搞得偷偷摸摸,像是見不得人一樣。

……

公侯街。

一座修的巍峨富麗的大宅子門前,正人聲鼎沸,熱鬨非凡。

這便是大越鎮安伯府了。

“新姑爺到了,放鞭炮!”

早就等候在大門前的鎮安伯府下人,見到迎親的隊伍回來,趕緊招呼著放炮仗。

頓時,一頓劈裡啪啦的聲音傳來,還有火花四射,一股硝煙瀰漫。

來了!

屋內的人聽到這個聲音,就知道人來了。

不少人翹首以盼,準備瞧一瞧月府的新姑爺,那個良玉榜上的天才。

雖然是入贅,但最近有傳聞,聖上有意讓月星辰動一動,升為禮部尚書。

成為九卿之一,執掌一部,管著科舉,禮儀,祭祀,迎接外國使者的任務,位置不可謂不重要,因此還是有不少的賓客。

再加上勳貴一體,抱團發展,勳貴家庭也派了代表祝賀。

在大家殷切的期盼中,一個俊朗的少年,身穿吉服,昂首挺胸卻又有些氣虛的緩步走了進來。

“這就是蕭隱良嗎,果然是如傳說中的那樣,是一個病秧子!”

院子中,一個少年調笑著說到。

“一個病秧子,一個癡呆子,還真是絕配啊!”

他旁邊的一個男子也說到。

兩人聞言,對視一眼,笑了起來,要不是嗩呐聲太大,指定被髮現。

院中有四個大銅爐,燒著幷州產的貢炭,散發出巨大的熱量,驅趕著寒冷,這種炭冇有異味,冇有煙燻氣,最是好用,當然,造價也是不菲, 專供皇室,偶爾也會賞賜給一些重臣府邸,一般人想買都買不到,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新郎來了!”

兩邊的賓客看著蕭隱良指指點點。

一些未出閣的小姐也在走廊裡,看著他掩嘴輕笑,議論紛紛。

蕭隱良走在前麵,走過寬大的院子,他們來到正廳中,隻見裡麵,正中間是一副巨大的畫像,供奉的是第一代鎮安伯。

而在畫像下麵,還有幾個用黃色布包著的東西,這就是聖旨了,皇家的東西,也是身份的象征。

而在下麵,擺著兩張太師椅,正有一男一女坐在那裡,衣著整齊。

俱是中年年紀。

左邊的男子儒雅,麵容不凡,但卻嚴肅,可謂不言苟笑。

這想必就是大越鎮安伯,禮部左侍郎月星辰了。

而右邊坐著的,是一個身穿鳳冠霞帔的婦女,頭髮盤在頭上,插著金釵。

這是大越有品級在身的夫人,最正式的衣服了,多少人求之而不得。

正含笑的看著緩緩走來的蕭隱良,眼中含淚。

而在兩旁,也有豎排座位,俱是一些一些不凡的老者,或者命婦。

眼神各異的看著含笑走來的儒雅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