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大唐:好像穿錯了 >   第4章

“叮!距離穿梭時空倒計時還有五分鐘!請卑微的宿主做好準備!”

躺在床上把各種物品緊緊綁在自己身上的李楓聽到腦海中狗係統的話,瞬間讓他昏昏欲睡的睏意消散一空。

“我準備好了,係統,我該怎麼做,要擺什麼姿勢,觀音坐蓮,還是烏鴉坐飛機?或者是猛虎下山更帥一點?”

李楓興奮至極的問係統。

他那個興奮呀,修仙啊,哪箇中二少年心裡冇有一個修仙夢?

更何況是還有穿梭時空這個選項,第一次啊,第一次,人生第一次!

雖然是個小雛,但絕對不能落了自己的臉麵,什麼都可以不行,男人不能說不行!

“叮!即將開始穿越時空,請宿主找個棺材把自己埋了吧,體麵一點。”

李楓:“?”

禮貌:你嗎?

“狗係統你說啥?找個棺材把自己埋了?你瞧瞧你說的是人話嗎?你一定在開玩笑對吧,一定是對吧?”

李楓一臉懵逼加茫然加摸不到頭腦的表情問道。

“叮!本偉大的係統並冇有跟卑微的宿主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請宿主自行斟酌用棺材體麪點還是就這樣躺床上體麵!”

“臥槽尼瑪!你TM冇跟老子說是魂穿啊臥槽!還棺材,我現在拿席子給自己蓋上行不行?”

“叮!第一,本偉大的係統並冇有說是身穿,而且你不知道身穿需要耗費的能量特彆特彆巨大麼,反正結果都一樣,卑微的宿主何必計較這些呢?

第二,卑微的宿主想蓋什麼都闊以,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本高貴且偉大的係統隻是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才提醒宿主蓋棺材闆闆,既然宿主不需要就請好好等待~”

“。。。”

“我謝謝你全家啊。”

“叮!不客氣!這是本偉大且高貴的係統應該做的。”

“......”

李楓傻了,這次真的徹底傻了,這什麼跟什麼跟什麼?

你要早跟我說是魂穿,我費那麼大力氣搞這些物資裝備乾什麼,直接找個樓給自己抹了得了......

而且...他不知道穿越過去後內個人的身體適不適合自己,或者說自己看不看得上眼,也不知道帥不帥!?

而且......

以後跟漂亮的仙女小姐姐探討人生大道的時候,到底是我在跟仙女小姐姐探討還是我在幫原主人探討...

絕望啊!!!

“算了,愛咋咋地吧,既然反抗不了那就躺好享受吧。”

李楓擺爛了,反正,就是,擺爛了......

“叮!充能完畢!位麵座標定位完畢!開啟時空通道完畢!宿主準備完畢!開始傳送...”

李楓隻見眼前虛空扭曲了一下,隨即便失去了意識。

......

大唐,諸天萬界裡地球的另一處一處位麵,此刻在一個偏遠的小山村內...

一個身穿白灰色錦衣的中年男子,與身旁的一位年過半百的老人正緩慢走在這窮鄉僻壤之地...

李二看著此處村民個個衣衫襤褸,食不果腹,甚至有人在拔地上的雜草塞入嘴中...

李二咬緊牙關攥緊拳頭,可他最終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無他,武德九年六月初四玄武門之變後李淵因李二親手葬送了其兄李建成和其弟李元吉,悲痛欲絕,同年八月傳位於李二。

而後冇過多久,突厥頡利可汗收到玄武門之變的風聲發兵長安!

因長安剛經曆钜變,士氣低迷,李二自知自己的軟肋,以每年贈送大量金帛為條件以求和談。

自此,頡利逼迫李二斬胯下最喜愛的白馬簽下了“渭水之盟”這不平等的和平協議。

李二登基後的第一場危機終於得到化解~

但對於這位雄心勃勃的帝王來說,在突厥人逼迫下簽訂的這份“城下之盟”可謂是生平奇恥大辱!

然而李二也非常清楚,要成就一番霸業,就必須清楚進退取捨。

以唐朝當時的實力和環境而言,要跟突厥決一死戰的勝率並不高.,

所以犧牲經濟利益來換取休養生息的時機還是明智之舉。

簽下“渭水協議”後,李二將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國家建設上,以求快速使國家富強起來...

可是,理想是好的,現實很殘酷!

就在李二決定狠下心打造他的宏圖大業的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將他的人都給弄傻了。

貞觀元年,李二登基的第一次天災來臨,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對他的囚父弑兄看不過去,給他下了絆子......

深秋,一場罕見的霜災席捲了當時的華夏北部,唐朝的幾大糧食產地都受到了重創,大麵積的饑荒到來......

對於當時的農業來說簡直是滅頂之災,但依靠糧倉存糧還能頂一頂,大家都盼望著霜災離去。

可冇想到緊接著...

貞觀二年,全國人口最密集的關中地區遭遇大旱!

沃野千裡的良田顆粒無收,百姓怨聲載道,民不聊生,到處都是災民,為了一口吃的賣妻賣兒!啃樹皮吃野草!甚至...

某些看不到的地方易子而食的也大有人在!

百姓都非常迷信,覺得這是李二李世民的行為惹怒了蒼天,所以降下災難懲罰大唐!

天譴!

連李世民自己都感覺有點懷疑人生,時常覺得自己:特麼的,這賊老天,老子不殺他們他們就殺我,怎麼到我這登基就各種天災?

要是老天爺能聽到李二的心裡話,估計會說:TMD,關老子屁事,老子隻是個無情的運行機器!少特麼冤枉我!

“陛下,最近民聲已經是越來越大,如此下去,大唐恐危矣!”

旁邊的半百老人湊到李二耳邊輕聲說道。

李二鐵青著臉咬緊牙關:“朕如何不知,可這賊老天明顯與朕過不去!

難道朕看著朕的子民這樣食路邊雜草,啃樹上皮屑!朕好受嗎!?

可朕也想不到有什麼好的方法改變這一切,難道你有方法改變這一切?嗯?!”

半百老人看著李二臉色鐵青,眼中彷彿要冒出火一般把他烤了,差點冇了1的下邊就要流出不明液體....

他是李二的貼身太監,字德,宮裡都叫他德公公。

若不是現在身處外邊,為了不暴露李二陛下的身份,否則現在都跪在地上磕破腦門了!

德公公連忙壓低聲音惶恐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奴家也隻是看到百姓這樣於心不忍啊陛下!”

德公公此時慌得要死,這特麼,嘴賤什麼,一個不好腦袋呲溜就跟自己玩捉迷藏了!完犢子了!

李二閉上眼睛狠狠深吸了幾口氣,壓下心中怒火纔開口道:“現在國庫缺銀糧,若非突厥頡利逼朕簽那“渭水之盟”!

朕也不至於此刻如此捉襟見肘!都是那些該死的突厥蠻子!

朕發誓!定要將那突厥頡利腦袋掛到長安城上日夜暴曬!以消朕的心頭之恨!”

德公公這次冇敢亂說話,恭維了兩句便閉上嘴巴。

所謂伴君如伴虎,一句話冇說對,那可是腦袋捉迷藏的事兒,能少說就少說吧,自己不作死就成。

......

此時,時空隧道內...

時空隧道中,突兀出現一陣賢者震動,而後恢複平靜,隻是冇人發覺某處時空中出現了一點小裂痕...

不大,一點點大。

“叮!警告!警告!出現不可名狀危機!

時空通道被外力破壞,為儲存宿主,開始緊急迫降!

鎖定座標中...”

“叮!降落倒計時

3!

2!

1!”

隨即,係統帶著李楓的靈魂體迫降到那一處小小的時空裂縫中...

而無意識的李楓靈魂體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不知道等他醒來後發現這跟商量好的不太一樣後會是個怎樣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