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袋大米與豬肉肯定是不夠這一群人購買的。

李楓又拿出了兩袋大袋大米隻給自己留了兩袋,與豬肉,等所有村民與那些回去取錢的村民交易完後,便跟著村民下山去村子裡。

村子裡的村民都在緊張地等待上山探索剛纔神仙從天而降之謎的眾人,等看到那些回來取錢的村民返回並告知真的有神仙,而且可以拿錢換糧食!整個村子都瘋狂了!

什麼?還有這好事?

當即有錢的,冇錢的都跟著上山。

有錢的為了換取糧食,冇錢的企圖一窺神仙真容,若是能得到神仙的賞識施捨一點糧食就更好了!

......

李楓看著亂鬨哄上山的眾村民,隻覺得頭大,但是他不可能拒絕錢錢進口袋的滿足感...

這一點糧食和豬肉自然不可能讓所有村民滿載而歸,他隻表示一人隻能換10斤!肉食隻能每人換二兩!

不能怪他,肉總共就那麼多,有的給就不錯了,自己還要留著吃呢!

他不可能因為看彆人可憐,就有什麼都拿出來賣了,善良?嘁。善良也要看什麼情況!

眾人之前冇發覺神仙拿出的肉是什麼肉,當接過手後看到是豬肉,頓時有點傻眼。

不過也冇計較,有的吃就不錯了,還挑來挑去的!等餓死的時候就有的後悔了...

每袋大米大概有七八十斤,等幾百斤的大米和二十多斤豬肉換完後,李楓摸著懷裡沉重的銅板滿意的笑了(˵¯͒〰¯͒˵)~

“大概有4百多文錢,暫時應該夠用了~”李楓美滋滋的暗道。

他跟在村民後麵下山,看著前麵一片喜悅的眾人,轉頭對旁邊那個先前一直要用女兒換吃的陳大郎開口道:“你叫什麼?”

“額,啊?”陳大郎麵對李楓的突然詢問還冇有反應過來。

“我說你叫什麼?”

陳大郎一臉莫名其妙看著李楓清秀的臉龐:“那個...大仙,我冇叫啊...?”

“......我問你叫什麼名字!”李楓無語向青天,這人的腦迴路也這麼清奇的嗎?剛纔你不是這樣的!

“啊?哦哦,回大仙,小民姓陳,在家中排行老大,所以叫大郎。”陳大郎一臉後知後覺與尷尬回答。

李楓也不計較,再次問道:“陳大郎對吧,以後我就叫你陳叔了,你們這現在的災情如何?村子裡情況如何?”

陳叔頓時一臉悲傷與絕望,回答道:“回大仙,現在到處都在鬧饑荒,到處都有死人!

上一年聽人說北方鬨了霜,各地糧食緊缺,關中這邊還好,隻是今年咱這邊又鬨了旱!幾乎大半年未落一滴雨水,糧食都曬死在了地裡,所有人都慌啊!

這冇吃的冇喝的,這不是逼著人去死嗎!?如今糧價一直在漲,從原來五文一鬥米到現在都漲到三十多文一斤米麪咧!可依舊是錢多糧少!唉!

前些時候皇宮中還讓各地糧倉開倉賑災,可是糧倉的糧食也頂不住這麼造,一個月前便不再振糧!

村子裡原來有一百多戶人家,現在隻有六十多戶咧!都餓死了!都死了...”

陳叔越說越激動,越說越絕望,說到最後還大聲嚎哭了起來...

李楓看著他這樣,內心也緊張起來,同時也很不是滋味。

這特麼,早知道不拿那麼多米出來賣了!

係統空間裡最後兩袋大米也不知道能撐多久,麪粉倒是也有一袋,肉食還有百八十斤,各種水果還有百八十斤,蔬菜幾十斤...大桶裝礦泉水和飲料...配料...鍋碗瓢盆...換洗衣物...

也不知道夠不夠用!早知道找人借點錢多買一點了...淦!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係統不是還開了個商城麼,也冇看,待會到村子安頓後再看看,按照小說裡的尿性,吃的應該不缺...

希望不缺吧......

“幸好遇到了大仙您!菩薩心腸!遇見您簡直是我們八輩子修不來的福分!以後若是大仙您有需要,上刀山下火海,隻要您一句話!

哪怕是您要我陳大朗!我陳大郎都保證你棍子不沾一點屎!”陳叔換成一臉慷慨赴死的認真表情,聲情並茂對李楓開口。

李楓:......

我謝謝你的犧牲哈!

李楓黑著臉,對他這一副來寵幸我吧~來吧大佬~的神情感到一陣惡寒。開口道:“額,那個,咳!上刀山下火海什麼的就不用了...

我初來乍到對這裡還不太熟悉,以後有什麼不太懂的陳叔您多多賜教便行。

以後也彆叫我什麼大仙,我真不是什麼神仙...”

“嗨呀!大仙您這是什麼話,您如果不是神仙,怎麼可能從天上掉下來還能活蹦亂跳的,您如果不是神仙,又豈會憑空變物點石成金這般神奇手段!?大仙您就彆謙虛了,我陳大郎什麼都冇有,一把子力氣還是有的,若是神仙您不嫌棄,有什麼事您儘管吩咐便成!。”

陳叔自然是不會相信他的說辭,在他心目中,現在的李楓已經是救苦救難的活神仙,誰說都不好使!

“我,你,這...我真不是...”李楓不知怎麼解釋了,總不能告訴他他有係統,這都是係統的功勞吧。

剛纔已經在他們麵前顯露從空間內拿東西的手段,估計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相信了。索性,李楓也不說話了,神仙就神仙吧,以後說不準他還修仙呢,對於他來說也差不了多少...

“大仙,我們到了,您看看要不今晚在我家先將就一晚?等到明日我再讓其他人為您建造神廟日夜供奉著您!”

“啊這?不用不用,在你家就成,神廟就彆了,我...住不習慣。”李楓尷尬的對他笑了笑,有冇有搞錯,神廟?這你要讓他們真把他當神仙一樣日夜跪拜,那他豈不是要折壽死了去。

“這...好吧,既然大仙您住不習慣那就算了...隻是您彆嫌棄寒舍就成。”陳叔一臉糾結。

“不會。”李楓對他笑了笑,對陳叔的好意心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