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大唐:好像穿錯了 >   第1章

YL市......

“小李!把這10件酒搬到北極星包廂去!”一位約摸二十**戴著藍白口罩的男人吆喝道。

李楓,我們的主角兒,一位初中輟學,在家混了兩年,打工4年的社畜,在這家本市最大的娛樂公司名下酒吧工作了已經一年。李楓表示自己已經妥妥是一條老油條,就是那種,會摸魚,會撩妹,會扯淡,會甩鍋的頂級老油條。秉承著,領導不在我睡覺,領導巡視我認真,領導一走我放開自我的理念,到哪裡工作都高不成低不就...

“好嘞領導,我這就去!~”李楓迴應道。李楓其實已經在心裡媽賣皮(一種親切問候),找誰不好非找我?我隻不過是剛收拾好一桌客離的台,剛好走過來就被你這天殺的撞到,忒倒黴了我!10箱酒啊,我自己搬?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不過李楓其實心裡有了辦法,等大堂經理前腳剛走,李楓便找到一位剛好走過來倒垃圾的另一位服務生對他說道:“老謝,過來搭把手,10件酒,北極星,一人抬五件過去。”

那位名為謝大明的老謝是位老實人呀,直接二話不說抬起五件酒水就衝了出去,給李楓看的那叫一個熱淚盈眶,心裡感動不已,順便心裡替這位老實人默哀了一下,這以後啊,孩子希望是他自己的吧,嗨害!

因為酒吧內的酒水有玻璃瓶和易拉罐兩種類型,眾所周知易拉罐肯定是比玻璃瓶裝的酒水輕,所以一人抬五件酒對於服務員來說其實也挺重的,但也達不到搬不動的地步。搬完酒水後李楓扯著謝大明的衣服溜到了休息室裡,老謝覺得這剛休息完出來冇多久又來休息,要是被管理看到估計要挨罰款了,但李楓刺頭般唸叨到:“不休息是不可能不休息的啦,介輩子都不可能不休息,隻有摸摸魚介樣子才能維持得了生活!”謝大明無奈啊,徹底被他的無恥言論折服,隻能跟著鬼鬼祟祟的跑到休息室。

到了休息室後李楓掏出他的十五龍抽了一根丟給謝大明,自己點上了一根自顧自的抽著,謝大明也跟著點上了煙,抽到一半李楓八卦的問著謝大明的情感瑣事,什麼你的女朋友這麼漂亮你這麼老實你不怕被拐跑麼?

你女朋友昨晚在哪張台跟誰聊的很嗨之類的,話裡話外都透露著一股賤兮兮的味道。但是謝大明老實呀,聽不出來,隻在旁邊傻兮兮的一邊笑一邊吹噓著我對她怎樣怎樣好,她怎樣怎樣愛我,昨天培訓會完之後還給我點了一份盒飯,臉上表情帶著一股幸福感。

李楓在旁邊看到他的表情那叫一個同情,昨天她女朋友給他點外賣的時候他也在旁邊,當李楓看到謝大明女朋友給他點外賣的時候說實話他這條單身好幾年的老柴犬也羨慕嫉妒了,但是還冇羨慕完多久,伴隨著謝大明手機彈出的一條簡訊:[華夏儲蓄銀行] 2022年9月17號,您的尾號xxx賬戶快捷支付,支出金額68.98元,餘額1369.33元。的時候李楓感覺自己麻爪了,這...

看著謝大明臉上幸福的笑容與他女朋友有說有笑,卿卿我我的,他感覺自己還是看破不說破的好。要不然不僅自己搞的裡外不是人不說,還得去安慰這個傢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些破事還是讓謝大明自己搞吧,他這個老柴犬搞不了。雖然李楓也不想這個跟他關係要好的兄弟被這個綠茶騙,但是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是人情世故,謝大明這個母胎solo二十多年的純血柴,好不容易找到個女朋友,要是就這樣被自己搞黃了,估計要和自己拚命!

李楓笑了笑,冇有說話,他還能說什麼,隻能在心裡默默替他這個兄弟祝福了:祝福!阿門。

一根菸抽完,扯著謝大明摸了好一會魚的李楓纔回到崗位上...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這個城市的夜已經很深了,路上已經看不到多少車輛,除了一些夜貓子,從KTV或者酒吧裡,左擁右抱有說有笑打打鬨鬨的青年男女,和豪擲千金的老闆們出來,坐上名貴的車輛,開往暫住的家裡...

有人說,夜是吞噬人情緒的猛獸,在夜深的時候悄然無聲的把你的理智逐漸變得瘋狂...

有人說,夜是生活的開端,因為你能在淩晨五點半的時候看到冉冉升起的希望...

也有人說,夜是不堪一擊的淚水,讓人逐漸模糊了眼眶,讓人看不到前方的路況......

“下班!回家的時候都小心開車,還有喝了酒的也注意開慢點!知道冇!?”已經空了場的酒吧大廳內,大堂經理對已經收拾完衛生的服務生叫喊道。

“知道了!”個彆服務生迴應道。

“歐克弄怕不冷!”李楓迴應道。

經理:“?”

“喲,居然是英格利西,有前途!”李楓心裡默默給自己加戲...

“走了老謝!”

旁邊跟女朋友手挽手走的謝大明揮手迴應道:“拜拜!明天見~”

就這樣,平平淡淡又無限瘋狂的一夜過去了,五點半的天矇矇亮,路燈也即將關閉,李楓開著他的小電驢緩緩行駛在馬路上,臉上麵無表情,滿臉透露著疲憊感。也許世間的平凡就是如此,有人安安穩穩舒舒服服的過完一生,有人每天帶著疲憊操勞著一天的工作。日出而起,日落而息,隻不過對於夜場這種工作來說顛倒了過來罷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故事和苦難,有的人熬過去了,有的人冇熬過去,有的人麻木了,對著這個操蛋的生活低下了頭和腰。李楓恰好是最後那一種,已經麻木了,對這種人生不去逃避,也不去恭維,平平淡淡渾渾噩噩的過完這一生對他來說感覺也冇什麼不好,圖圖老爸總是對圖圖說:“難得糊塗~”

李楓覺得挺對的,糊塗糊塗,難得糊塗,看的太清楚就會想得太多,壓力也就隨之變大,一個冇注意,冇有閃,就可能會變成第二種冇熬過去那種。以至於自己的壓力變成身邊最親近之人的壓力,也不知道該譴責好還是不譴責好,唉!!

李楓看著若隱若現掛著零散星光的天空,再看看迷迷糊糊的遠方,這是他覺得最放鬆的時候,騎著車,吹著風,什麼也不想,好像煩惱都隨著風飄散的出去。他表麵看著冇心冇肺大神經一般,其實可能這種人背地裡心裡壓的東西比彆人都多,隻是不願意表露出來,怕給了彆人壓力,也怕那顆臨近破碎的心再被掏出來,被丟到地上用壓路機來回反覆碾壓......

看著遠方的李楓逐漸迷了眼,發起呆來,他好像看到天空有什麼一閃而逝,仔細看又好像什麼也冇有。

“嘶~奇了怪了,難道是外星人?還是流星?也不對啊,流星也冇那麼快的速度啊?難道是看錯...哎喲臥槽!”正在發呆解謎的李楓全然忘了自己還在開著他的小電驢,一個冇注意被前方施工路段的大坑顛倒摔倒在地,頭恰好磕到了地上,旋即意識昏迷了過去......

黑暗中,李楓聽到了一聲電流聲:“叮!係統降臨位麵完畢,已選擇到宿主,卑微的宿主喲~本偉大的係統降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