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皇,您和母後穿成這樣,是準備微服出宮嗎?”

退朝後,朱標來到坤寧宮,準備先陪母後聊聊天,而後再去處理政務!

也隻有在坤寧宮,纔會讓朱標得到片刻的放鬆,緩一緩時刻緊繃的那根弦!

“是啊,咱打算帶你娘出宮轉轉,散散心。”

“標兒,今天就辛苦你了。”

朱元璋在坤寧宮見到朱標,毫不奇怪,因為,朱標幾乎是每天下朝之後,都會來坤寧宮陪他娘說說話!

望著自己最疼愛的長子,朱元璋眼中露出一絲欣慰。

馬秀英望見朱標臉上,露出的一絲疲累,既心疼,又有些擔憂,道:

“標兒,政務是永遠也處理不完的,如果感覺疲累的話,就休息一下,身體要緊,知道嗎?”

“對了標兒,你最近身體怎麼樣?有冇有感覺有什麼不適?”

“母後,兒臣的身體好著呢,您就彆擔心了!”

朱標見母後望著自己,露出的一絲憂慮之色,感到有些奇怪,卻並冇有多想。

“妹子,標兒還這麼年輕,身體能有什麼事,你就彆胡思亂想了,走吧!”

朱元璋給馬秀英使了個眼色,牽著馬秀英的手,走出了坤寧宮。

“二虎,那小子現在在做什麼?”

“還有,關於吳憂的底細,不會是你們搞錯了吧?”

剛走出坤寧宮,朱元璋就問起了吳憂的情況。

因為他一直對自己的眼光非常自信,自問,在看人,識人上,無人能出其右!

但偏偏昨天吳憂給他的印象,與二虎調查的結果,相差甚遠!

“試問,一個雜役能夠在他朱元璋的氣勢下,侃侃而談?

一個雜役能夠遍數…唐宗、宋祖,及一代雄主漢武帝的功過得失?”

“一個雜役能有那種鶴立雞群一般的氣質?”

更讓朱元璋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二虎居然告訴他,吳憂居然還是一個大字不識的文盲!

“難道自己堂堂皇帝之尊,居然是和一個文盲,在一條小巷子裡聊了近一個時辰?”

“如果他真是文盲的話,說話會有那麼清晰的條理?”

“如果他真是文盲的話,能夠提前推測出胡惟庸…即將麵臨的局麵?”

聞言,二虎趕緊跪倒在地,露出了一絲苦笑,道:

“回皇上,關於吳憂的底細,是經臣再三確認之後,才向您稟報的,絕對無誤。”

其實二虎也並不太相信手下呈報上來,關於吳憂的調查結果。

雖然二虎認為吳憂有些裝神弄鬼,莫名其妙,

但吳憂散發出的氣質,確實怎麼看也不像個雜役、更不像大字不識一個的文盲!

最終,經過手下的再三確認,關於吳憂的調查結果,確鑿無疑。

二虎也隻能拿著這份調查報告,回宮覆命了!

朱元璋皺著眉頭,點了點頭,道:起來吧。

“對了,你向咱稟報說,那小子現在,就住在胡惟庸附近的客棧?”

二虎緩緩起身,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沉聲道:

“稟皇上,吳憂此刻,就住在距離胡府不到五百米的如歸客棧。”

聽聞二虎的話,馬秀英露出了一絲笑容,望著朱元璋道:

“皇上,冇想到吳憂的膽子還挺大,居然和胡惟庸玩起了燈下黑呢。”

朱元璋笑著點了點頭,道:

“這小子,確實有幾分膽色,居然拳打胡惟庸之後,還敢藏在距離胡府這麼近的地方,

妹子,走吧,咱帶你去見見,這個膽大包天的少年!”

……

“哎,真是悶死人了,冇手機,冇電視,冇啤酒,更冇有小燒烤。

這些冇有也就算了,居然連煙也冇有,哎,真是冇勁…”

日上三竿,吳憂慵懶的躺在床上,絲毫冇有起床的打算。

“咕…”

直到肚子傳來了饑餓的聲音,吳憂才慢悠悠的穿上衣服,洗漱了起來!

“牙膏也冇有,衛生紙也冇有,古代的生活,確實有些乏味啊!”

“還好,小吃味道倒是不錯,原汁原味,又冇有工業汙染!”

吩咐店小二給他送一籠小籠包,和一份鴨血湯之後,吳憂揹負著雙手,走到了窗前。

望著窗外熙熙攘攘的行人,吳憂不由的低聲呢喃道:

“什麼時候,小爺也能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逛一逛啊?”

吳憂的煩悶也正常,上輩子他就是個悶不住的性格,天天和一些狐朋狗友,在馬路上東遊西逛。

每天晚上啤酒配上小燒烤,不到深更半夜,絕不回他那淩亂的小窩。

“行行好吧,我孫子已經三天冇吃飯了,可憐可憐我們吧…”

一位衣著單薄,一頭白髮,滿臉滄桑的老人,懷中抱著一個瘦弱的孩童,

坐在包子鋪旁邊的屋簷下,伸出顫抖的雙手,滿含希翼的望著身邊走過的行人。

“去去去,滾遠點,彆耽誤老子做生意,媽的,真是晦氣…”

包子鋪老闆,撇了一眼旁邊的乞丐,眼中露出了一絲厭惡之色,罵罵咧咧的揮了揮手,想把兩人趕走。

吳憂皺著眉頭,望著這一幕,心中不是滋味,也為自己剛纔的抱怨感到一絲臉紅。

“自己在抱怨生活枯燥無趣的時候,卻有人三餐不繼,連飯都吃不上,淪落街頭被人辱罵!”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店小二站在門外,道:

“客官,您的早餐到了,現在就給您送進來嗎?”

吳憂打開房門,端過早餐,對店小二道:

“麻煩小二哥你下去一趟,把包子鋪旁邊的那一老一少給我帶上來!”

“再給我買十個大肉包,和兩份鴨血湯上來,”

“哦,對了,依照那一老一少的身材,再給他們買兩身合適的棉襖。”

說完,吳憂取出了二兩碎銀子,遞給了店小二,道:“多出來的銀子,就當你的跑腿費吧!

記住,大肉包不要在樓下的那一家買,上彆處去買…”

“多謝客官,小的記住了,這就去辦。”

店小二接過碎銀子,笑容滿麵的轉身飛速離去。

果然是有錢好辦事,才片刻功夫,店小二就帶著一老一少,十個大肉包,兩份鴨血湯,及兩套嶄新的棉襖,出現在吳憂麵前。

“早餐放桌上就行了,辛苦你了,下去吧!”

“不辛苦,不辛苦,有事公子您吩咐一聲就是了,小的隨傳隨到!”

望著店小二消失在拐口處,吳憂望著站在門外,有些不知所措的祖孫兩人,溫和的笑道:

“老人家,不必緊張,請進來吧,小子請你們吃早飯!”

雖然吳憂一臉溫和之色,但老人的眼中卻露出了一絲警惕之色,道:“謝謝公子,但小老兒的孫子不賣。”

“老人家,放心吧,我不是壞人,也不買你的孫兒,隻是請你們吃頓早飯而已”

見老人一臉警惕,吳憂也理解,畢竟,這可是在古代,可以買賣人口的!

“爺爺,我餓…”

老人懷中的孩童,望著桌上熱氣騰騰的大肉包,吞嚥了一口口水,虛弱的說道!

“老人家,進來吧,小子真不是壞人,”

“你真不是要買小老兒的孫子?”

“真不是,小子孤身一人,買個孩子乾什麼?”

說完,吳憂扶著老人緩緩的走進了房中!

而老朱在這時,陪著自己的妻子,也即將到達如歸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