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最年輕的將軍

一封來自豫州戰場的戰報,翻山越領到達京城,很快被王承恩得到。

心中驚訝的他捏著戰報,邁著步子使用宮裡允許的,最大速度奔向禦書房。

離著老遠,不顧附近大漢將軍警告的眼神,他已經連聲高呼,

“皇上……皇上……大喜、大捷,天大的大捷,天大的大捷哪……”

他的呼喊聲驚動了正發愁的崇禎,

陝州大旱、病疫肆虐,

魯州大旱、病疫肆虐,

晉州大旱、將端肆虐,

甚至順天府也上報,出現旱情、發現疫災。

唯一的好訊息來自魯州巡撫,其曰魯州靈山衛轄下新建琴島千戶所,提出防疫之法、滲灌除旱之法、蝗過留青且驅雞鴨以治蝗的治蝗法。

所謂驅蚤防疫是說,此時的疙瘩瘟,起自饑民為食掘鼠穴以得其糧,而染鼠身跳蚤,是為疙瘩瘟之起源。

隻需驅鼠、蚤,且緊袖管、褲腿,同時淨布覆口鼻,使蚤和病氣不得入,瘟疫自除。

所謂滲灌除旱法,是為埋管道於地下,注水使其隻在地下滋潤作物的根部。

無須漫灌,自用水甚少。亦因未漫灌,地裡壟間雜草無水難生。

所謂治蝗法裡的蝗過留青,意為於蝗群所過之地,遺留最多之植或未受蝗傷之植,便為治蝗良藥。

蝗,雖為蟲,亦有靈,於其有毒、有害者不食。

至於驅雞鴨治蝗,隻要數量夠,蝗蟲根本不是問題。

隻可惜最後這種手段,在交通不便,又餓殍遍野的大明朝,恐難為之。

這個摺子中所提到的幾種辦法,崇禎已經指示要戶部儘快在各州縣推行。

恰在他揉著批奏摺批的發花的眼睛時,外麵突然傳來王承恩的大呼小叫。

這幾天除去繁重政務,便是思念那個逃家的兒子。不知道他此刻流落在哪裡,又能辦得成什麼事情。

“這傻小子,出門前也不知道,在宮裡各處弄些金銀。一點不懂在家千日好,出門事事難的世情……”

那叫聲越來越近,思念兒子的崇禎根本冇有聽出來,他喊叫的是什麼。

直到來到門外的王承恩大喊一聲,

“皇上豫州大捷,總督傅宗龍發來戰報,琴島千戶所千戶黃天正,於開封府東北大破十八子反軍革左五營部,斬首五千餘,俘兩萬餘,俱已經押到東昌府待驗!”

說著王承恩把那戰報規規矩矩遞上來,他嘴裡依舊不停,

“皇上,那傅督麾下此戰其他諸將亦斬獲頗豐。隻是他著重誇那黃千戶,不過十四歲少年。本兵額僅隻千餘,其卻以私產養兵。率軍兩千五百餘,自靈山衛馳援……”

緊著看戰報的崇禎,發現除去王承恩所說,還提到那少年千戶擒了革左五營的正副主帥,爭世王賀錦、左金王藺養成二人。

十四歲、少年千戶、斬首五千餘、俘敵兩萬餘、琴島千戶所……

最後個這個關鍵詞,卻使崇禎想起什麼,忙拿起他剛剛批註的,來自魯州巡撫的摺子。

“又是琴島千戶所,此千戶當真乃人傑也。下馬能提驅旱、治疫、除蝗三法。上馬用兵兩千,便滅革左五營,此少年……”

說到此少年時,猛然想到逃家不知去向的兒子,他也恰是十四歲啊!

念極此他又拿起魯州巡撫的摺子細看。

那摺子上提到,那少年千戶原還是膠州的秀才,以膠州榜首之名入學。

後因其戶靈山島百戶所為海寇所剩,全家身死靈山島。

隻餘他與家裡童養媳,才得以襲其父之職為靈山衛百戶。

後在剿滅靈山島海寇時,身先士卒一往無前,以作戰勇猛升千戶,並受命在琴島建新千戶所。

拚命在戰報與奏摺中尋找,崇禎希望能找到兒子的絲毫蹤跡。

然而人家有童養媳,又是子承父職。想了想他最終放棄,反是問王承恩,

“王承恩,此少年千戶立此大功,你道該升他個什麼官哪?”

“皇上,他一個十四歲的娃娃,已然是千戶了。但以他功勞而言,即便連升三級都不為過。”

說著話悄看崇禎臉色,然後繼續說,

“皇上,不若先升那衛所指揮使,到魯州都司為官。然後再升那黃千戶做靈山衛的指揮使,如此……”

聽到王承恩的話,崇禎不禁大搖其頭,

“王恩承,你怎生如此小氣。看看魯州巡撫的摺子,你便知道,那是個上馬能打仗,下馬能治民的角色!”

說罷打發走的王承恩,卻悄悄的寫起一封信送給夏雲龍。

即要看看那少年英雄是何等樣人物,私心之中也期待,那正是自己兒子朱慈烽。

不久之後朝廷的升賞訊息傳到傅宗龍那裡,隨後他就把這個訊息告訴了朱慈烽。

“恭喜黃指揮使,如此靈山衛所儘是你的。皇上還升你宣武將軍,加授騎都尉之職。黃將軍,你已經是堂堂從四品的大將,也是我大明最年輕的大將!”

對此朱慈烽深行一禮,對傅宗龍大為感謝,

“多謝總督大人提攜,下官在此後大戰之中定然儘心儘力!”

作為皇子朱慈烽對於官職冇有太多的想法,隻不過靈山衛儘屬他管,向韃清、扶桑打個秋風什麼的,應該可以自己作主了!

謝過傅宗龍,才一出門就是得到了訊息趕來祝賀的諸人。

彆看賀人龍、虎大威、李國奇幾人俱是總兵,比起朱慈烽依舊高兩個品階,但在場的諸位總兵冇有一個傻子。

既然傅宗龍都確定,以後他麾下的軍糧,將以琴島千戶所,或者說以後是靈山衛的軍糧為主。

想想到兵部求給養時,麵對那些五六品的小郎官,都要自稱狗腿的待遇。

眼下幾人著意巴結朱慈烽,也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恭喜宣武將軍,同賀騎都尉之勳職!”

“賀喜、賀喜,小將軍你這升官的速度,可喟我大明少年英才第一人也,我也是佩服的緊呢!”

宣武將軍與騎者尉,這兩個都是從四品官階。

前者是散官階,後者為勳職。

都無實權,卻又代表大明承認他的功勞,特此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