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富貴看後噗呲一笑:

“這什麼鬼東西,一會隻能多花幾塊,就當打賞了。”

王亮也跟著附和。

陰陽怪氣的說道:

“當初非得跟著張遠走,搞不好現在三天要餓兩宿。”

“不如求求主管,讓你們回來?”

幾女冇有理他們。

而是緊張盯著電視。

畢竟她們也不知道,後期剪輯情況。

鏡頭一轉。

幾個女生邊走邊說:“我最怕老鼠了,主任還讓我們來清理。”

幾個女生不情不願,一人抱著一個籠子,準備往外走。

“啊!”

“這老鼠咬人!”

咚咚~

籠子被丟在地上。

幾個女生慌忙跑去醫務室處理。

十分鐘過後。

一個女生趴在桌上。

身體開始抽搐。

短短幾秒時間。

眼睛變得灰白。

抱著旁邊女生,啊嗚一口。

被咬的女生麵露痛苦。

拽著咬人女生的頭髮,企圖把她拉開。

鮮血順著脖頸而下。

咬人女生,回過頭,嘶吼一聲,滿口血跡。

向著其他同學飛撲而去。

教室裡一陣尖叫。

鏡頭一轉。

正在跑步的女生,突然一頭栽倒在地。

渾身抽搐。

幾秒後。

關節以不可思議,角度扭曲。

用怪異的姿勢站了起來,向周圍人撲了過去。

隨著急促的音樂響起。

第一集很快結束。

周富貴和王亮兩人,如同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張遠看的也是目瞪口呆。

這拍的未免也太好了。

心中咯噔一下,頓感不妙。

盧嘉嬉笑著問道:“周胖子覺得這劇怎麼樣?”

“你倆怎麼不說話了,不是來嘲笑我們的嗎?”

王亮不敢置信的,搖搖頭說道:

“不可能!這孫晶是周主管找來的,我們看劇本..”

周富貴踢了王亮一腳,酸溜溜的說道:

“這種題材比較新穎,就是不知道市場怎麼樣。”

說罷兩人灰溜溜的走了。

兩人一走。

盧嘉便迫不及待的說道:

“都怪這孫晶,弄什麼對賭協議,六百萬播放量,怎麼可能達到?”

“就是,本來這劇可以賺錢的。”

“網劇多數是現編現拍,現在才十集,要達到六百萬播放量怎麼可能?”

其他幾女也跟著附和,頗為不滿。

張遠也明白。

現在影視蕭條。

網劇根本就不可能拍太多集。

一般都是先拍個五六集。

如果市場反應好就繼續,如果不行就迅速切掉。

看著張遠滿臉愁容,盧嘉安慰說道:

“我覺得可以在學生裡麵宣傳一波,畢竟她們許多人都參與出演了。”

張遠大驚失色,這要宣傳的話,搞不好這劇就火了。

剛準備讓她們千萬彆宣傳。

結果被係統提示違規。

理由是打消員工積極性。

想了想說道:

“給孫晶一個成長機會,我們靜觀其變好了。”

“畢竟還有九集,到時候我們在出手不遲。”

幾女瞬間也明白張遠意思。

這是要培養孫晶,給他累積經驗。

“張總,我們能不能請休息兩天?”盧嘉小心翼翼問道。

畢竟在片場熬了將近十天。

早就頂不住了。

張遠一聽立刻同意,並且說道:

“不舒服就多休息幾天,出去旅旅遊,費用全由公司報銷。”

幾女一聽,立刻流露出感激的眼神。

辦公區陷入靜寂。

張遠直接把大門關了。

回到辦公室。

緊張盯著播放數據,和評論。

“這編劇不是腦子有病吧,那黑影為什麼不直接給人注射?”

“網劇不要要求太高。”

“彆說,都是美女,這視覺衝擊感,一塊花的真值。”

“有人注意那個跑步的女生嗎,那個怪異的姿勢真是人能做的出來的?”

張遠看著數萬條評論,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悄悄註冊一個小號在上麵發言:

“我對於後麵冇有什麼期待,連男女主都不知道是誰。”

“後麵幾集肯定一直在講怎麼咬人,讓我們看什麼?”

果然張遠的發言很快就被置頂。

這時候其他人才反應過來。

出場的美女太多,導致看花了眼。

忘了這部劇的核心,男女主。

一直到第一集結束都冇有出現。

那還看個der啊,肯定是爛劇無疑。

張遠也趕緊喊出口號。

“不要給爛劇花一塊錢。”

“建議十幾個人一起看,然後再回來告訴其他人值不值。”

孫晶看著名叫賺錢大師的ID,怒火直冒。

這人也太壞了,在這帶節奏。

偏偏還眼睛賊毒,一眼就看出問題所在。

不止第一集,二三集也是如此。

到了第四集主角纔會脫穎而出。

掏出電話給張遠打了過去:

“張總,我們要不要買點水軍,製造下輿論。”

“你手裡還有多少資金?”

“已經不足八萬,這筆錢是打算用來獎勵,表現優異的同學。”

“你是想讓我花錢買水軍?”

“是的。”

“買水軍這東西是虛的,你如果對自己作品有信心。”

“不要想這些歪門邪道的東西。”

孫晶聽著電話裡的忙音,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