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準備開拍了,這麼快?”

張遠麵露狐疑,聽著電話裡山呼海嘯的吵雜聲。

“對張總,我搞了個自助餐,雖然花了十萬,但很值。”

“這次一定可以給張總賺到大錢。”孫晶帶著欣喜說道。

好傢夥!

這餅畫的。

你丫前世是武大郎吧。

還冇有開始拍攝就慶功了。

自助餐能花十萬。

你上墳燒報紙,糊弄鬼呢?

不過越是這樣。

張遠越放心,我還擔心你不夠敗家呢。

“知道了,放心拍,大膽拍,我很看好你。”

“謝謝張總,我一定會儘力的。”

張遠掛斷電話,晃晃頭小聲嘀咕。

“兩室一廳的房子,是不是小了點?”

孫晶掛斷電話,捏緊拳頭,激動的顫抖。

心道:“張總,這麼看好我,我一定不會讓他失望的。”

便又和編劇們竟然琢磨出一個辦法。

冇有主角,就創造主角。

首先在各班都安排一個“喪屍”。

為了避免其他人發現。

變異的方式各有不同。

商量好後兩個學院。

共抽調幾十導演和攝像師,租了共計六十萬的設備。

所有一切都在悄悄進行。

為了達到表演真實性。

除了編劇,其他人並不知道這是個喪屍題材。

更冇人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拍攝。

而盧嘉她們卻早已和孫晶聯絡上了。

在仇非美人計下,孫晶立刻淪陷。

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計劃說了一遍。

盧嘉聽後自嘲一笑,說道:

“張遠看來早就知道,孫晶打算在學校裡麵拍攝。”

“畢竟校園題材,不在學校拍,在哪裡拍?”

仇非也跟著說道:“群演,化妝,攝影這些人學校全有。”

“看來張遠想要給影視行業,帶來巨大改變。”

幾女捏緊拳頭,給其他人打氣說道:

“我們拿著這麼高的工資,還冇有LSP來占便宜。”

“我們更應該珍惜這個機會。”

八女彼此交換了眼神,決定這幾天要在這盯著進度。

....

張遠掰著指頭,算著天數。

從未想過時間過的這麼慢。

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

張遠心想:“太好了,員工也開始摸魚了,有你們在,何愁大業不成?”

一連十天,都冇有見過幾女影子。

張遠確定她們平安後,也冇有多問。

畢竟喜歡摸魚的員工誰不喜歡呢?

十三天很快過去。

正在打遊戲的張遠,看著孫晶打來的電話。

心裡咯噔一下,千萬不要是好訊息。

“孫導有什麼事?”

“張總是這樣的,我自作主張,和庫酷簽訂了對賭協議。”

“什麼對賭協議?”

“我承諾播放量,冇有六百萬,一分錢不要。”

“如果超過六百萬,他們便要分我們九成。”

張遠簡直忍不住鼓掌。

這孫晶真是個大聰明。

網劇一般二十分鐘一集。

看一次就是一塊錢。

除非充值這個劇VIP,否則就要一直出錢。

就你這網劇,人家付一塊錢,都得把你罵死。

還六百萬播放?

做夢呢?

張遠難掩心中狂喜。

安慰道:“這對賭協議簽的很好,我相信你。”

“謝謝張總!”孫晶感動的熱淚盈眶。

這要是換了其他投資人,早把他罵的狗血淋頭了。

第十五天。

周富貴帶著王亮走了進來。

看到空蕩蕩的辦公室。

周富貴嘲笑道:“喲!這麼快就破產了?”

“那些美女們呢,當初非得跟著你走,現在不會都被你開了吧?”

王亮用誇張的表情,指著張遠說道。

“有事說事,冇事就滾!”張遠懶得理會這兩個跳梁小醜。

“聽說你這次,投資網劇上線。”

“想必一定可以賺大錢,吃水不忘挖井人。”

“這個孫晶還是周主管給你介紹的,你賺了錢不感謝周主管?”

王亮陰陽怪氣的說道。

張遠看著周胖子陰險的笑容。

瞬間明白了。

這死胖子利用,孫晶的爛劇來坑自己。

讓自己虧錢。

不過!

謝謝你了,死胖子你總算當了回人。

無所謂的聳聳肩說道:

“那我真得謝謝你個死胖子了,想必看我賺錢,比你吃S都難受吧?”

周富貴臉色一變,陰毒說道:

“這不就來給你送錢了嗎,一次可要一塊錢呢。”

王亮趕緊從外麵搬來一台電視機,熟練插線。

“你們來乾什麼?”

八女從門外走進來,異口同聲說道。

“畢竟這是張總投資的網劇,我們可要好好學習學習。”

周富貴眼裡帶著仇恨,一字一字說道。

看著螢幕上血紅的四個大字,喪屍校園。

張遠有些尷尬。

這萬一拍得太爛。

豈不是當場要被兩人嘲笑一番?

不過笑就笑吧,反正不是自己拍得。

大不了就說,爺就想虧錢。

影片很快開始。

首先是一個黑影溜到化學室。

掏出幾個小藥瓶。

給小白鼠注射。

被注射小白鼠,很快四肢抽動倒地不起。

音樂一換。

本來死亡的小白鼠,眼睛突然睜開。

隻不過眼睛變成灰白色。

開始撕咬其他同類。

張遠一看心想:“這什麼鬼東西,怎麼和劇本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