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邊動靜。

眾人指指點點。

“這張遠腦子進水了吧,敢打周主管?”

“他死定了,這周胖子和老總是遠房親戚。”

周富貴從地上起來。

感覺受到羞辱,咬牙切齒說道:

“你以為辭職就冇事了嗎?”

“你現在最好跟我跪下道歉。”

“要不我立刻開除跟你相熟的人。”

自己好歹也是個部門主管。

張遠居然讓他這麼難堪。

自己要不好好收拾他。

以後在公司還怎麼立足?

“這周胖子是真的狠啊,連誅連都搞出來了。”

“完了,盧嘉和張遠比較熟,肯定慘了。”

“這盧嘉,也是覺得張遠可憐,吃住都在公司,纔對他關照點。”

“可不是嘛,冇想到這都能受到牽連,簡直是無妄之災啊。”

盧嘉聽到後麵如死灰。

可憐兮兮看著張遠。

她從農村而來,因為學曆不高。

好不容易纔進到這家大公司。

結結巴巴說道:

“張遠,我...我..”

周胖子早已對這個身高,一米七七。

身材高挑的美人眼饞不已。

臉上帶著淫笑說道:

“要麼讓張遠跪下來求我,要麼你自己跪下來求我!”

盧嘉捂著嘴後退幾步。

她走到今天這一步,付出很多。

為了拜訪顧客拉投資。

每天工作近十五個小時。

就這樣回老家,怎麼能甘心?

王亮認為自己表現的時候到了,清清嗓子站出來。

“你自己滾蛋就行了,現在倒好連累盧嘉,趕緊跪下道歉還來得及。”

張遠嘲弄道:“你還真是忠心啊,不知道當初你把女朋友迷暈。”

“送到這周胖子床上時,心裡什麼感想。”

“你!”王亮聽完臉色大變。

“切...原來這王亮成為銷冠是有原因的。”

“我也奇怪,為什麼周胖子把業務都分給王亮。”

“連自己女朋友都能送出去,這王亮也真夠無恥的。”

眾人齊刷刷看向王亮,臉上帶著不屑和嘲笑。

“你..你!胡說八道。”王亮漲紅著臉,手指顫抖。

“是不是胡說,你自己心裡清楚。”張遠聳聳肩。

這件事是張遠在燒烤攤,偶然撞見的。

王亮如舔狗一般,諂媚的把自己女朋友,送到周胖子手上。

臨走時,還不忘點頭哈腰。

那一次張遠徹底看清楚王亮嘴臉。

也從那一次開始。

王亮拚命擠兌他。

想要把他趕出公司。

周富貴眼中帶著狠厲:

“張遠!你胡說什麼,信不信我直接把盧嘉開除?”

盧嘉眼眶泛紅,拉住張遠手臂晃動,苦苦哀求。

“張遠求你了,不要說了。”

“誰敢亂嚼舌根,立刻滾蛋!”周富貴用眼神,威脅的掃視眾人。

又不屑的對著盧嘉說道:“跪下來求我,我就讓你留下!”

看著眾人一臉驚恐。

又看著盧嘉恐懼發抖。

周富貴心裡暗爽。

盧嘉猶豫片刻,眼淚不知不覺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在其他人注視下,緩緩蹲了下來。

周富貴臉上帶著嘲笑,掃視眾人,好像在說。

看!

這就是反抗我的下場。

可惜他想要的奸計,並冇有得逞。

張遠一把拽住盧嘉手臂,將她拉起來說道:

“我準備創立家公司,你願不願意,去我公司上班?”

盧嘉一愣,擦拭眼淚問道:“張遠..你創公司?”

眾人聽到張遠話也是一愣,隨後鬨堂大笑。

“就你窮酸樣,還開公司?”

“你有錢給人家開工資嗎?”

“彆吹的太大,等會收不了場。”

“咱們公司可是大公司,多少人擠破頭想進來,從這挖人做夢呢?”

眾人譏笑不已。

周富貴和王亮更是笑的直不起腰。

“收付寶,到賬三萬元!”

一個語音播報響起。

盧嘉看著手機震動,拿起來一看。

頓時瞪大眼睛:“張遠,你給我轉了三萬?”

“對,這是你三個月工資,入職以後還有提成,食宿全由公司報銷。”

“另外還安排專車接送。”張遠笑著說道。

“一萬一個月?”

“這盧嘉工資才四千多,這直接翻了一倍,張遠不是瘋了吧。”

“他真有錢開公司?”

周圍人全炸了。

周富貴和王亮,兩人話剛到嘴邊。

也被嗆了回去,狠狠嚥下口水。

“我不是在做夢吧?”盧嘉捏了捏自己臉,驚歎道。

一萬一個月。

在雲海市這個五線城市,也是中檔水平。

她奮鬥了兩年,月薪不過才五千。

一萬塊,不知道要奮鬥多少年,才能拿到這個數。

張遠對著盧嘉說道:“走吧!咱們還要去馬路對麵,租下李總辦公室。”

“臥槽,雲海大街,每月租金都要將近二十萬。”

“這張遠不會是富二代吧?”

“我竟然跟土豪一直在同一個屋簷下。”

眾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張遠。

張遠也懶得多待,帶上盧嘉就準備走。

“等等!”

一個前凸後翹美女追著上來。

張遠回頭隻看到雪白大腿。

“張遠..不.張總,聽說你們公司缺人手,你看我行不行?”

說著故意把短裙往上提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