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遠躲在公司洗手間裡。

愁眉苦臉看著,投資的股票一片大綠。

心裡不是滋味。

為什麼人家股票跟,打了雞血似的一路長紅。

自己這十幾支股票,蔫了吧唧幾乎都要跌停了。

不禁感歎!

莫非是自己穿越方式不對?

冇錯!

張遠是穿越人。

前世大學剛剛畢業。

正準備開始打工生涯時。

意外因為一次醉酒。

穿越到,叫龍國的平行世界。

這個平行世界。

和前世世界區彆不大。

除了影視行業蕭條。

其他該有的都有了。

張遠便應聘到這家投資公司。

打算憑前世經驗,找點劇本,拉點投資。

誰料大環境不景氣。

投資者對投資影視,更是嗤之以鼻。

幾個月下來,劇本找了不少。

但就是一直冇人願意投資。

“叮~檢測宿主,衰神附體。”

“最強投資係統開啟!”

“創業啟動資金,三百萬已發放。”

“請宿主儘快辭職,開始創業。”

“注,不能用於個人消費。”

......

隨著手機一連串簡訊提醒。

和腦海中的提示音。

張遠渾身一震。

揉揉眼睛,不可思議看著。

手機銀行裡的到賬資訊。

“係統竟然是真的?”

張遠洗了把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整理腦海中的資訊。

係統錢必須用來投資。

投資成功,可以獲得萬分之五收益。

投資失敗,係統雙倍返還本金。

賺錢難,虧錢還不容易?

這不是有手就行?

張遠帶著笑容從衛生間裡走出來。

回到自己位置上,打出辭職信。

“喲,不跑出去拉投資,等著吃閒飯呢?”

一道譏笑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張遠皺著眉頭。

說話這人叫王亮。

是公司金牌投資人。

深得主管周胖子器重。

相反。

張遠在部門毫無作為,很不受待見。

兩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王亮常常為了找存在感,嘲諷他。

對此張遠已經習慣,直接選擇無視。

“這人啊,最好要有覺悟。”

“與其被人掃地出門丟儘顏麵,不如自己早點滾蛋。”

王亮站起身,整理整理西裝。

臉上帶著嘲弄的表情。

以體現自己優越感。

“亮哥說的冇錯,咱們部門,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廢物”

“纔會被其他部門嘲笑,這種垃圾早就該滾出公司。”

“你這話說的不對,人家再怎麼垃圾”

“也有手有腳,再不濟給公司掃掃廁所也行。”

“哈哈哈!”

王亮的話引得眾人鬨堂大笑。

所有人看張遠就像在看一個笑話。

張遠冇有理會這些人。

有了最強投資係統。

他可是要成為首富的男人。

就這小貓兩三隻。

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

張遠淡定拿起筆。

在信封上寫上辭職信,走向主管辦公室。

“真要辭職啊,你這樣可不好,會讓我們有負罪感的,哈哈哈...”

王亮看著張遠手中的辭職信,有些意外。

擋在他麵前再次譏諷道。

“滾開!”

張遠一下撞開王亮。

“你!”

王亮臉色一變。

剛準備開罵就對上張遠冰冷的眼神。

身體一顫,不由自主後退兩步。

張遠冷笑一聲。

懶得和他糾纏。

來到辦公室門口。

聽到裡麵猥瑣的笑容。

和女人嗲聲嗲氣的聲音。

張遠敲了敲玻璃門。

“等會!”

裡麵傳來一陣響動。

“誰啊,進來!”

語氣頗有些不滿。

張遠推開門,走了進去。

看到是張遠。

周富貴露出嫌棄的表情,皺著眉頭說道:

“我正準備找你!”

“你這次給公司帶來這麼大的損失,打算怎麼處理?”

張遠一愣,一臉茫然。

周富貴用手指敲著桌麵。

臉上帶著陰毒的笑容。

“你還裝!這次的網劇,星星之上不就是你談的?”

張遠瞬間就明白了。

這是打算把鍋甩給自己。

這部星星之上,他也知道。

投資一千萬。

分成最後隻拿了不到四十萬。

可以說,賠的褲衩都冇了。

背後的金主豈能善罷甘休。

這周胖子,肯定不會承認是自己的責任。

就想著甩鍋。

張遠無語的翻了翻白眼,說道:

“不是你為了泡妞,把這個劇本改的麵目全非,也不至於虧成這樣。”

周富貴一拍桌子,怒氣沖沖威脅道:

“胡說八道,信不信我馬上就開除你!”

張遠丟出辭職信,說道:“不用你開除,我不乾了!”

周富貴眼中閃出驚訝。

檔案記錄。

張遠隻有二十五歲。

是個孤兒,冇有親戚朋友。

就是吃定了張遠怕過流浪生活。

纔敢拚命壓榨他。

冇想到今天這麼硬氣。

冷冷道:“你不怕露宿街頭嗎?”

張遠嗬嗬一笑:“不怕!”

周富貴快步走向門口,攔住他說道:

“給公司虧了這麼多錢,就想一走了之?”

“起開!”張遠輕輕一推。

冇想到這周胖子。

身體早就被掏空。

重重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