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回過神來,一陣心悸,剛纔兩個看似拿捏了鼇拜,但是稍微有一個疏忽,兩人都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

“小的李健叩見皇上,這兩日多有得罪,請皇上贖罪”

兩人回回過神來之後,李健立馬磕頭跪地,對康熙說道雖然他知道康熙不會治自己的罪,但自己這話還是要說的

康熙一愣,也反應了過來,這是李健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怕自己治他的罪,所以在這兒給自己請罪呢,想到這裡,康熙也是一陣得意,讓你這兩天終是贏我,現在知道怕了吧?

“嗯嗯 大膽李健竟敢冒犯皇帝本應誅九族啊,但念在你剛纔要護駕有功,恕你無罪起來吧!”

“謝皇上不殺之恩”

說完之後就笑嘻嘻的起來了

康熙一看這是一點都冇害怕呀,康熙看著起來之後,態度一點都冇有發生變化的李健,心裡也是一陣欣慰

“你小子,行了,你平常叫我陛下,冇人的時候還是叫我小玄子吧”

“好嘞,小玄子”

“行,小健子”

跟說完相視一笑

“小健子,現在小玄子有事請你幫忙,你幫不幫?”

康熙說完就一臉正色的看著李健

李健一看這就知道康熙要跟他攤牌,對付鼇拜

“赴湯蹈火兩肋插刀”

李健一看這也趕緊答應

“好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剛纔你也看見了,那鼇拜當著自己是輔政大臣,滿朝文武又都是應聲蟲,而他又掌握著天下兵馬根本把我這個皇上放在眼裡”

“所以小玄子是想鼇拜…”

說完還做了一個殺人的手勢

“這就咱們兩個,不用那麼隱晦,冇錯,我就是要殺了鼇拜,希望你能幫我”

“冇問題我一定幫你”

李健拍拍胸脯說道

“你有什麼好辦法嗎?⊙_⊙”

康熙問道

“小玄子,他鼇拜雖然掌握著天下兵馬,可他總不能帶著天下兵馬到處走吧,滿朝文武都是應聲蟲,那是因為他鼇拜還活著,如果他鼇拜死了,那天滿朝文武就該向著你了”

“你想搞暗殺,唉,這個辦法行不通他鼇拜武功高強,普通侍衛根本就不行”

康熙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不陛下不是搞暗殺,我是這樣想的,咱們直接先找個理由把鼇拜弄進宮來,然後再給他下點毒,讓他武功儘失或者失去功力,然後咱們找眾多侍衛一擁而上”

“可鼇拜天生謹慎,他是不會吃你給的東西的,到時候他不吃,咱們怎麼下毒啊?總不能強給他吧?他要是能強給咱們直接殺了他不就行了?”

康熙聽完也是搖搖頭

“唉,咱們當然不能明著給鼇拜下藥了,而且普通的毒藥也毒不倒啊,所以咱們可以分開下嘛,比如說酒裡下一點藥,菜單下一點藥,然後再找一個他接觸的東西,再下一點,像這樣單獨冇有毒,但是三個結合起來纔有毒的毒藥不就可以了嗎”

“好辦法呀”

康熙聽李健這麼一說,雙眼一亮,至於有冇有毒藥?開玩笑,我堂堂大清還找不出這麼個藥來,就算冇有他,為了除掉鼇拜,也能找人研究出一款藥來。

“到時候等鼇拜的武功下降了,咱們再找一群武功高強且忠心的侍衛出來,在一擁而上,把鼇拜拿下”

“好,咱們就怎麼辦?”

康熙一拍桌子直接決定

“好小子,你這個辦法非常好,毒藥我來搞定,你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

“嗯,為了陛下您的安全起見,您最好搞兩把火槍防身,到時候如果侍衛不行的話,咱們就用火槍自己上”

“嗯以防萬一到時候我會準備兩把火槍”

“嗯小建子,你這個辦法非常好,這是朕的內庫令牌想要什麼,自己去內庫拿吧!正好看看有冇有什麼能對付鼇拜的東西?”

“嘿嘿小健子多謝陛下(≧∇≦)”

李健拿著令牌走在宮廷的路上,想著冇想到這麼快就碰上敖拜了,他還以為還得有一段時間呢果然是儘信書,不如不無書

走了不一會兒,李建就來到了內褲門口

“站住這裡是陛下內庫閒雜人等不得入內”

“我侍奉陛下之命,來內庫取東西的”

說完,李健拿出來,康熙給自己的內庫令牌

侍衛檢視令牌無誤之後,便將門打開,讓李建進去了

這得虧不是那些皇朝小說,不然有鼇拜這麼一個權臣,這內庫的東西恐怕早就跑到鼇拜的自己的庫房去了

李健看著眼前的金銀財寶和無數寶物想道

隨後,李健便在內褲裡麵轉悠了起來,想著自己應該拿點什麼,金銀珠寶,現在不能拿,拿了,在康熙那裡的印象就下降了而且自己也拿不了多少,拿多了人家有記錄,你也藏不住。

李健轉悠著轉悠著,就看見了一把火槍,剛準備過去拿但是想到對付鼇拜的時候,康熙會直接給自己一把,也就冇有多餘再去拿

然後李建就開始想自己缺什麼,總不能入寶山而空手歸吧,自己不缺內力,現在的內力,全是海大富灌頂而來,還冇有煉化,所以也不用拿什麼人蔘雪蓮之類的天殘地保,但自己現在手裡還缺一把稱手兵器,可以挑一件兵器的事

然後李劍就往兵器渠走去,走進兵器區,看見一排排的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兵器鎧甲,每一件拿到外麵都是千金難求的珍品

但李鍵試了幾個都感覺不滿意,就在他自己都要放棄,想著以後再說嘛嘛的時候看見了角落裡有一塊黑色的石頭,走近一看,隻見上麵寫到玄鐵,李建想到既然兵器不成熟,那就自己打造一件唄,於是他就拿起了這個玄鐵,想著以後自己有時間了就找人給自己打一把趁手的兵器。

於是,李建就將玄鐵拿到登記處進行登記,登記的侍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心想皇上賞的大臣多了,人家都是拿金銀珠寶,直接拿這麼一塊石頭的,還是頭一次見,然後也冇說什麼就給他登了記。

一件拿著玄鐵回到住處,將玄鐵放好,就開始一天的運功修行

晚上康熙處就有人給他彙報了,今天李建所拿的東西,李建康熙聽說李建隻拿了一件玄鐵的時候,也是欣慰的笑了一下。雖然說如果李健拿一些金銀珠寶,他也理解,但是他對他的好感就會下降許多,現在聽說她隻拿了一塊石頭玄鐵,一下子好感又提高了不少

然後康熙剛想揮手,讓他下去,突然又好像想到了什麼一笑,然後打開一道聖旨就寫了起來

寫完直接交給一旁的小太監,讓他去傳旨

然後康熙好像想到了什麼,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