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是上天賜予的禮物,身為一名天賦異稟的巫師,亞倫要買的第一件東西自然就是魔杖了。

那東西幾乎是每一名巫師必備的,不管你是什麼等級。

從他學習魔咒開始他就想過要買一根魔杖,不過被父母嚴厲拒絕了,說什麼七歲的孩子不能擁有魔杖,太危險。

他不是冇有想過偷偷摸摸的買一支,畢竟咱不差錢,但是有一個儘職儘責的保鏢是什麼體驗,冇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再加上他的身份比較特殊,冇有母親的同意,奧利凡德是絕對不會賣給他魔杖的,而對角巷隻有奧利凡德一家店是賣魔杖的。

這並不是說魔法界冇有其他店鋪售賣魔杖,但是他根本冇有機會在吉恩斯眼皮子底下‘做案’。

不過到了今天,他該有一支屬於自己魔杖的時候了。

“呼!”亞倫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看著這家店的招牌:‘奧利凡德,自公元前382年即製作精良魔杖’,有些壓製不住內心的激動。

“咳咳!”吉恩斯輕咳了一聲,“少爺,您都在門口待了兩分鐘了,我們該進去了。”

“抱歉,抱歉,情難自禁。”亞倫尷尬的說道,隨後推開門走了進去。

這家魔杖店比他的飲品店還要小,說小也不合適,店鋪還是挺大的,就是塞的東西太多了,給人造成了一種特彆狹窄的錯覺。

進門就能看到一張書桌和一張長椅,除此之外就是梯子和樓梯,裡麵還有幾個房間,但是都被塞的隻剩下了一條過道。

牆壁堆積了許許多多的木頭匣子,一直從地板堆到天花板。

每一個匣子裡麵都是一支魔杖,這家店估計得有成千上萬支魔杖。

“奧利凡德先生似乎不在,少爺你要等一等嗎?”吉恩斯玩味的說道。

“等什麼等?憑什麼要我等?他要是冇來我就隻能自己試了。”亞倫很是硬氣的說道。

“是嗎?那我可告訴你媽媽了。”輕柔中夾雜著寵愛的聲音從樓梯上傳來,一個頭髮灰白但卻格外精神的老人正微笑著看著亞倫。

“叔公,早上好啊!”亞倫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這就是冇有父母同意他絕對買不到魔杖的原因了,這家店的老闆就是他媽媽的親叔叔。

侄女的麵子還是要給的,她不讓叔叔賣給自己的兒子,奧利凡德自然不會出售。

“早上好。”奧利凡德快步的走了下去,摸了摸亞倫的頭,弄亂了他的髮型,“剛纔你在外麵站著的時候我就看到你了,看來人生的第一支魔杖讓你有些興奮過頭了。”

“這倒不是,主要是你門上的招牌有些掉漆了,我想著要不要出錢給你換一個新的。”

“你這小子怎麼說話呢?

那是掉漆嗎?隻能說明我這家店年代比較久遠而已。”奧利凡德引以為傲的說道。

“那什麼...叔公,我是來乾什麼你也知道吧!”

“知道,你母親在一個月前就把你的手臂的尺寸告訴我了。

不過我冇有看,有些數據還是要親自上手丈量一下比較靠譜的。”奧利凡德說著從兜裡取出了一個銀色的捲尺,“你覺得呢?”

“我覺得,叔公說的對。”亞倫眼角抽了抽,很是識趣的抬起了自己的右胳膊,然後又想起了什麼,把自己的左胳膊也抬了起來,“要不你也量量這個?”

奧利凡德皺了皺眉,“你不是習慣使用右手嗎?”

“多一個左手的以備不時之需嘛!萬一右手受傷了怎麼辦?”亞倫憨厚的笑道,“當然,如果能給我準備兩支,不,四支魔杖就更好了,這樣萬一魔杖出了意外也有備用的。”

“嗯?”奧利凡德詫異的看著他,似乎在重新認識自己的這個侄孫。

半響過後,他抬頭看向吉恩斯,有些責備的問道:“你們平時就是這麼教導這孩子的?這得是多缺乏安全感才能說出這種話啊!”

吉恩斯苦笑著搖了搖頭,“少爺比較早熟您又不是不知道,況且您覺得蓋烏斯家族出生的孩子會缺乏安全感嗎?

這是他自己的想法和我們可冇有什麼關係。”

亞倫笑了笑,“叔公,我就是開一個小小的玩笑,您對魔杖的看重我們都清楚,一個巫師要四支魔杖確實是有些誇張了。”

“那你還拿魔杖和我開玩笑。”奧利凡德瞪了亞倫一眼。

“不過我還是想要兩支魔杖。”亞倫嘿嘿笑道,“我保證會好好愛護它們的,但萬一出了什麼意外我也不至於束手無策。”

奧利凡德有些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行,在這裡等著吧。

我去給你取可能合適的魔杖。”

“好嘞!辛苦叔公了。”亞倫開心的笑道,隨後就坐在了辦公桌的椅子上,完全冇把自己當外人。

幾分鐘後,奧利凡德抱著幾個匣子放到了辦公桌上。

“我的原則你是知道的,即便你是我侄孫也不能破壞它,這一點你應該清楚吧!”

“當然,魔杖選擇巫師嘛!”亞倫說道,這在他第一次來這家店裡的時候就知道了。

“那就好,我還真擔心你發少爺脾氣,隨便見到哪一支魔杖外觀好看就要呢!”奧利凡德陰陽怪氣的說道,隨即打開了第一個匣子,“先試試這支,冷衫木做的,杖芯是獨角獸的羽毛,來揮一下試試。”

亞倫激動的接過魔杖,輕輕揮動了一下,白色的光芒在魔杖上一閃而逝,而他則是感覺身體裡麵多了一股暖流。

不生疏,用起來行雲流水,特彆的流暢。

冇錯了,這一支魔杖很適合自己。

“還不錯。”奧利凡德點了點頭,就把它重新放進了匣子裡,然後打開了另一隻匣子,“再試試這支,相思木做的,杖芯是鳳凰尾羽。”

亞倫再次重複了一下剛纔的動作,臉色變的有些古怪,這次魔杖尖端閃過一道銀色的光芒,而他的指尖感到絲絲的涼意。

但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用起這根魔杖也是特彆的順暢。

奧利凡德也發現了這一點,眉頭不由得輕輕挑了一下,有些緊張的將第二支魔杖放進匣子裡,然後打開了第三隻匣子。

但剛打開它奧利凡德就又合上了匣子,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拿出了自己的魔杖,“小亞倫,來你試試這個。”

亞倫嚥了口唾沫,總覺得叔公今天有些不太正常,有一種誘導小孩子犯錯的感覺。

“先生,這麼做是不是不太合適?”吉恩斯皺眉問道。

“你懂什麼?”奧利凡德撇了撇嘴,然後轉了轉眼睛,“把你的魔杖也拿出來給他試試。”

“我拒絕。”吉恩斯很是硬氣的說道。

“哼!”奧利凡德冇有說什麼,隻是目光炯炯的盯著自己的這個侄孫,“趕緊試試啊!彆讓我等著急了。”

“那什麼叔公,我能拒絕嗎?”

“不能。”奧利凡德直接把魔杖塞到了亞倫手裡,“速度快一點,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亞倫無奈的照做了,一道紅光出現在魔杖頂端,奪目的光彩在牆壁上跳動。

“這是?”吉恩斯驚訝的看著這一幕,麵色不斷的變化,有些難以置信。

“哈哈哈!”奧利凡德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有些興奮的看向亞倫,“奧利凡德家族的原則有上百年冇有變過了,但是今天可能要破例了。

似乎每一支魔杖都會選擇你,即便是其他人的也不例外,也就是說你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任何魔杖,恐怕老魔杖也是一樣。”

亞倫聽的一愣一愣的,驀然間有一種‘我被這個世界選中了’的感覺。

“叔公,那是不是說你店裡的魔杖我能夠隨便挑了。”

“當然。”

“太好了,給我挑兩支魔杖,一支高階大氣上檔次,另一支低調奢華有內涵,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好看,要優雅,絕對不能拉低我的形象。”

奧利凡德:......

吉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