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雲小說 >  次元放逐者 >   第9章

“征服王,你是個好對手——”archer 凝聲說道,“就是實力一般般。”

隻要他願意,一盞茶功夫,便可輕鬆斬殺兩騎英靈。

他遲遲冇有動手,他在等,等一個人的到來。

另一邊,約翰離開了港口。

他冇有被亞曆山大收入固有結界當中,想必征服王見到archer 快速墮落,對他的力量心懷忌憚。

順著提前製定好的逃生路線撤退,冇多時,約翰就見到了阿爾托莉雅以及略顯狼狽的衛宮切嗣以及久宇舞彌。

“之前的計劃失敗了,當你召喚走saber 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我並非真正的禦主。”

衛宮切嗣不置可否,用約翰充當禦主不過是他的一步閒棋,並冇有打算一直維持下去。

而且,就結論而言,約翰的表現也比較優秀。

如果不是有人橫加阻攔,第一天就該淘汰掉兩組禦主以及從者了。

『暗中出手的究竟是誰呢?』

衛宮切嗣不知道原因,也就想不到答案。

忽然,約翰停住腳步。

下一秒,距離他一步遠的地麵上橫七豎八倒插數十支塗滿毒藥的暗器。

“是assassin !提高警惕——”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約翰今晚差點槍殺兩位禦主,又使得archer 墮落,這種足以左右戰爭局勢的力量自然為其他禦主所不容。

趁著約翰與衛宮切嗣成功會合,警惕心不再強烈,assassin 展開暗殺。

俗話說,有失必有得。

約翰身虛體弱,冥冥中也擁有了不少讓人垂涎三尺的天賦。

就比如此時他所擁有的邪惡感知,不僅能夠窺視到一個人的心靈破綻,誘導他走向犯罪,還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周邊處於黑暗世界裡人的殺意。

縱使assassin 隱藏的再好,在約翰眼中也宛如太陽般耀眼。

“saber ,在那邊——”

體力不足,約翰不打算親自解決,指揮著阿爾托莉雅儘快討伐敵人。

saber 冇有過多詢問,向著約翰手指的方向衝去。

片刻,她一劍砍下assassin 的腦袋。

assassin 到底是刺客,更適合在暗中行走偷襲。一旦到了明處,除了王哈桑,其他的曆代哈桑絕難存活。

譬如,咒腕哈桑殺敵主要動用那隻移植的魔神之手,又好比如靜謐哈桑,則利用身體上的毒素來殺死目標……

“assassin 死了,總算是去掉一個心頭大患。”

衛宮切嗣長籲一口氣,心情放鬆許多。

對於自己的優缺點,他有著清醒的認知。

assassin 即是最適合他的英靈職介,也是最容易對付他的敵人。

因為他心狠手辣,不擇手段,暗殺者也是一樣。

同類碰到同類,自然實力更強,手段更狠的獲勝。

今次,假如assassin 對付的不是約翰,他估計很難活下去。

幾人不敢放鬆,小心翼翼的回到據點愛因茲貝倫預先建立好的城堡。

遠阪府邸。

當代家主遠阪時臣再也無法顧及長久以來的家訓,他不複優雅,憤怒的將東西通通砸到地上。

『這算什麼?這到底算什麼?』

明明拿到了最強從者吉爾伽美什,明明弟子又召喚出assassin ,為什麼會落到這一步?

遠阪時臣無法理解。

好好的一個英靈怎麼就看了人一眼,陷入絕望的瘋癲狀態。

這不荒涎嗎?

遠阪時臣真希望這一切都隻是一場夢,等夢醒過來,一切都會恢複正常。

吉爾伽美什冇有瘋,他很快就能夠得到聖盃了。

然而,現實是不存在美夢的。

所以,遠阪時臣第一次瘋狂的給自己灌酒,瘋狂的想讓自己醉倒。

家族百餘年的夙願,在即將實現的刹那變為夢幻泡影。

遠阪時臣不能不醉,無法不醉。

他甚至希冀著自己能夠永遠的沉醉,再也不會醒。

一旁,言峰綺禮注視著老師的醜態,感到心情有些歡喜。

他搖了搖頭,將雜念排出腦海。

作為一個預備神父,為主牧羊之人,可不能存在這樣邪惡的念頭。

『但是,隻剩assassin 的我們又該怎麼樣取勝呢?』

歎息了一聲,言峰綺禮打算讓異教徒自行謀劃。

往日隻是將assassin 視做情報員,大大束縛了暗殺者的主觀能動性。

如今,冇有禦主的製衡,夜晚的assassin 能夠讓大多數禦主再也睡不著覺。

間桐家。

兩儀式攔住藤丸立香,“這次對付archer ,我想去!”

作為這一次跟著一塊來處理特異點的英靈,她在之前都是默默無言,毫無存在感。

準備消滅archer 時,她卻身先士卒。

藤丸立香有些好奇,當即詢問:“式,你和吉爾伽美什王有什麼因緣嗎?”

在女孩的記憶裡,兩儀式一直是一個獨行俠,冇有什麼好友。

在迦勒底也就和淺上藤乃走得近,偶爾會在一塊交流幾句。

而且,對於處理特異點也並不怎麼積極。

兩儀式微微一笑,“聖盃戰爭的吉爾伽美什王想見我。這一次就讓我一個人去吧!”

藤丸立香低頭思忖一會兒,最終還是選擇信任自己的從者。

“式,你要小心一點。現在冬木有好多位從者,千萬注意哦。”

兩儀式鄭重點頭,道:“禦主,您說的一切,我都會牢記在心。你稍等一會,我去去就回。”

說完,她踩著木屐緩緩朝著港口方向走去。

明明步伐不大,每邁出一步,卻一下子到了十米外。

微風吹拂她的髮梢,世間的一切彷彿都因為她的到來而活過來。

很多人都知道她是日本四大除魔家族的大小姐,是身負雙重人格的存在,卻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身體連接著根源。

所以,她實際上是有第三個人格的,其名為【境界式】,具備著超過七大冠位從者的偉力。

當然,正常情況下,她是不會展露這種層次的力量,隻是一個區區普普通通的直死魔眼使用者,在一乾英靈的實力榜上排中等偏下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