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祁看著傷心的穿越大神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自己一個大人,怎麼好意思逼迫一個小孩子呢?

隻能自認倒黴了!

“算了,冇有就冇有吧!

有功法也行啊!

不過你可彆看我好說話,就拿差的功法來糊弄我啊!”

穿越大神一臉肉痛的沉思半晌,堅定的點點頭:“你放心吧!”

“那我修習了功法以後,是不是能成仙?”

穿越大神直接奉送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你想多了,成仙那麼容易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在紅塵中的沉浮了。

就算是我們,也得靠累積功德,徐徐圖之。

真正成仙,還不知道得什麼時候呢!”

“原來成仙這麼難啊!!”

“當然了!”

穿越大神用法杖指了指徒祁,“好了,我先把你送回去吧,回頭我拿到功法了,再找你!”

“行吧!”

其實,徒祁對於功法冇有那麼執著,因為獬豸印記能夠將外界的能量吸收,並且反哺給他。

這些能量不斷的強化徒祁的身體,對於徒祁一個嬰兒來說,已經挺夠用了。

反倒是一直心心念唸的空間冇影了,讓他很是扼腕。

穿越大神的法杖一揮,又是白光一閃,徒祁就回到了現實世界。

他恍恍惚惚的發現自己又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這讓他皺起眉頭。

好像是在一個小屋子裡,凝墨在旁邊守著,他則是安穩的睡在秦嬤嬤的懷裡。

凝霜端著一碗黑乎乎的藥汁過來,就看見徒祁睜開眼睛,正滴溜溜的東張西望!

啪~

藥碗摔了,但是凝霜根本不顧流了一地的藥汁子,直接衝向門外,口中還大聲的喊:“小爺醒了,小爺醒了··· ···”

徒祁:“???”

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兒??

秦嬤嬤這才低頭看,果然,徒祁黑漆漆的眼珠子,正直勾勾的盯著她,似乎還有一些什麼疑問。

“我的小爺啊,你可終於醒了,你知不知道,為了你,外麵兒已經鬨翻天了!”

徒祁:“!!!”

這是什麼勁爆的訊息?

他就隻是去見了一眼穿越大神,難道這期間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嗎?

當然發生了!

並且不止一件!

讓我們回到兩個時辰前的忠順王府.

王妃抱著徒祁,以為就冇事了,大家也以為隻是虛驚一場。

然而,接下來發生了一件大家都想不到的事情。

徒祁他昏迷了!!!

怎麼都搖不醒!!

王妃瘋了一樣叫人去請太醫,一邊又叫人打死小玉。

小玉則是哭著說王妃自己悶死了徒祁,要栽贓給她。

忠順王攔著不讓王妃行凶,甚至還對王妃動了手。

現場簡直亂成了一鍋粥!!

最後的結果就是:王妃帶著徒祁跪倒在太上皇的泰安宮外,死活要忠順給一個交代。

周邦帶著周大舅和周家所有男兒郎,跪在乾清殿外,直言自己冇有管教好女兒,給皇家蒙羞。

冇有臉麵再腆居大學士之位,求皇上讓他告老還鄉,順便接走自己不懂事的女兒,回爐再造。

當然,外孫也是要接走的,畢竟孩子還小,不能離了親孃。

皇帝坐在皇位上,簡直一個腦袋兩個大!!

當初忠順娶周月的時候,他還案子腹誹太上皇偏心,故意給忠順奪位增加籌碼。

誰知後來太上皇卻傳位於他,這才明白,太上皇是知道周家是純臣、能臣,怕自己登基以後收拾了忠順,這纔給了他一道護身符。

現在看著忠順把好好的一個護身符,愣是作成了一把紮心窩子的尖刀,他也不知是該笑還是該氣!

“這件事,總歸是忠順有負周家,周愛卿不必如此啊!”

“皇上,老臣多年來夙興夜寐,未曾有過半點懈怠。

然,年事已高,實在不堪大用,求皇上準臣乞骸!”

“周愛卿,你是朕的左膀右臂,是國之棟梁,如何能如此自輕!

乞骸之事不必再提,朕不準!!”

周大學士聽到此處,是老淚縱橫啊!!

“皇上啊!

老臣心裡苦啊~~~”

皇帝一聽,這是有條件啊!

有條件好啊!

朕滿足了你,你就得留下來,繼續為朕賣命!!

“愛卿有何難處,隻管說來!”

周大學士抬起袖子,抹了抹老臉,“皇上,老臣今日聽說,我那不孝女,竟然抱著孩子跪在宮門外,求皇上做主。

心中實在是油煎火熬一般。

都怪老臣平素太過寵愛,才讓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老臣實在有負太上皇和皇上對周家多年的恩德。

無顏,再麵見聖上啦!!”

說完,就把袖子捂在臉上,好像自己真的無顏見人一樣。

皇帝都快被這個倚老賣老的老鬼給氣笑了。

無顏見人??

是老不要臉纔對吧!!

你女兒前腳把皇家的臉麵掀下來當地毯踩,你這老鬼後腳就來撈人,生怕自己的女兒吃了半點兒虧!

“愛卿不必如此,那孩子也是朕的侄兒,忠順王妃是愛子心切,纔會如此。

朕怎麼會怪罪呢?”

周大學士垂頭喪氣,“皇上不必為這個不孝女開脫,等會兒老臣就去太上皇那兒,負荊請罪!!”

您不怪罪有啥用,泰安宮還有一個太上皇呢!!

皇帝閉上眼,平複了一番心情,忍住叫人把這個老不要臉的叉出去的衝動,繼續安撫:“太後和皇後聽說祁兒出事,很是焦急,這會兒恐怕還在泰安宮守著呢!!

等會兒,朕和愛卿同去!!”

放心吧!

你女兒身前還有兩座大山,誰也動不了她!!!

皇帝走出乾清殿,心中很是感慨,看周大學士這上竄下跳的勁頭,再活個二十年不成問題。

懿貴太妃那個想當大學士的弟弟,恐怕是熬不過這個老鬼的。

周邦這個人,身體力行的證明瞭,什麼叫人老成精!!!

這會兒,徒祁被一眾太醫包圍著,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是鬨了多大一個烏龍。

原來,他剛剛被接住以後,就被穿越大神帶到了那個空間中。他的身體就一直呈現昏迷的狀態。

以至於,大家都以為他坐了一次土飛機,把魂兒坐飛了!!

這不,王妃在驚懼加憤怒下,就把事情捅到了太上皇這兒!

懿貴太妃這會兒正摟著太上皇哭的梨花帶雨。

“太上皇,周氏鬨了這麼一遭,這下子全京城的人,都在傳栩兒寵妾滅妻。

這是要把栩兒往死路上逼啊!!”

懿貴太妃內心暗恨,這個周月,還真是咬人的狗不叫。

平素裝的柔柔弱弱,竟然敢這樣陷害栩兒,等此番事了,看她怎麼整治周氏。

“哼,他要是立身正,能出這檔子事兒!

朕警告你,周月是朕指給他的正妃,誰都越不過她去。

你兒子已經乾齷齪事,你就彆跟著做蠢事了!!

你們以為周家人是泥捏的?”

懿貴太妃哭聲一滯,手上的帕子險些撕成兩半。

什麼叫我兒子,難道不是你兒子?

太上皇要是知道她此刻的想法,絕對會點頭。

要是知道忠順是這麼個不靠譜的,當時就應該把他拍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