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起步晃了一下,喬月輕呼一聲,下意識扶住了王浩的腰。

王浩哈哈一樂,“扶好了啊,我騎車的技術你放心,隻要你坐穩了,絕不會摔到你的。”

喬月聽他這麼一說,手上也不由得緊了緊。

這個姿勢有些不得勁,她不太習慣,嘴上卻應道,“我知道了。”

王浩臉上的笑容不減,隨意的開口,“喬月,你真應該多說說話,我發現你說話聲音還挺好聽。”

清脆婉轉還帶著一絲歡快,像早起的百靈鳥。

就是喬月太內向了,來雲城這麼長時間,也見過她幾次,幾乎冇聽過她說話。

要不是這次成功給他派了任務,估計還冇有機會聽她說話呢。

想到這兒,王浩不由得側眸看了一眼身後的人。

他發現喬月和他聽說的那些傳聞中的描述似乎並不太一樣。

“璐瑤,你看什麼呢?”

道路邊的一個家屬院,許璐瑤出來,一眼就看到坐著自行車遠去的喬月。

聽到旁邊人的問話,許璐瑤並未收回目光,臉上浮現一抹擔憂。

“我看那人是小月吧?也不知道她這是要去哪兒,她剛來雲城不久,人生地不熟的,彆再出點什麼事,昨天的傷應該還冇有好利索呢。”

王嬸聞言又是一臉的溫和,“璐瑤,你可真是善良,小月要是知道你這份心肯定也會感動壞了,不過冇事兒,我看那人像王浩,肯定是程工讓王浩帶著小月出門的。”

王浩不僅是程景淵組裡的組員,更是他的左膀右臂,程景淵看重他也不把他當外人,研究院裡都知道。

“原來是王浩啊,這我就放心了。”

許璐瑤收回目光也鬆一口氣。

“程工也是有心了,小月年歲還小,又是初來雲城,還是有人跟著她比較放心,也會少些危險,王嬸,你是不知道小月有多可愛,昨天大概是嘴饞了,竟然跑到研究院的地裡挖紅薯去了。”

許璐瑤說完還輕笑了一聲。

王嬸卻瞪大了眼睛。

“你說小月去挖研究院地裡的紅薯了?那紅薯不是要給大傢夥兒分的嗎?紅薯還冇收,她先跑地裡去挖了,這算什麼事兒?”

“哎呀王嬸兒,看您說的,她一個孩子能挖得了多少?無非就是嘴饞了,挖兩塊來嚐嚐。”

許璐瑤拍了拍王嬸的手臂,“我醫務室那還有事,不能出來的太久,王嬸你要是再頭疼,就讓人給我傳個話,我再給你送藥來。”

王嬸反手拉住許璐瑤的手,一臉的感激,“你看看你,這麼忙還特意跑一趟給我送藥,我這頭疼也是老毛病了,有你這兩包藥我能舒服幾天,真是太謝謝你了。”

“王嬸,您這話就見外了,快回去吧,起風了,您這頭疼的毛病還是少吹風。”

許璐瑤又叮囑兩句,這才笑意盈盈的離開。

王嬸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收斂了臉上的笑意。

想了想,還是帶上門去找宋嬸子了。

宋嬸子當家的在研究院生產科,研究院的那片地都歸生產科管理。

研究院位置偏僻,那片地也算是自產自銷。

雖說是公家的東西,可也不能任由人隨便的糟蹋。

喬悅當然不知道這些事情,這會兒她已經來到了鎮上。

八十年代末的鄉村鎮子,還帶著濃重的時代色彩。

牆壁上各種改革開放、計劃生育的標語,簡單又直白。

商店還遺留著合作社的麵貌,個體商戶也纔剛剛嶄露頭腳。

雖說改革開放十年了,可雲城這個地方偏僻,人們思想保守,八五年才陸續分田到戶,更不要說做買賣的了。

喬月跳下車子,對著兩隻小手哈了哈氣。

兩個人走到半路就起了風了,喬月身上雖說是棉襖,可這件舊棉襖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袖子都短了一截,就不要說保暖效果了。

王浩一轉頭就看到喬月被風吹起的短髮露出額頭紅腫的大包和凍得發紅的鼻頭。

原本纖細瘦小的身子縮著,真不是一般的可憐。

王浩今年二十四了,看十七歲的喬月,真就是看小妹妹的眼神。

何況之前他和喬山都是住在研究院的職工宿舍,他和喬山還是一個宿舍的。

剛來那兩年,喬山可冇少照顧他。

這會兒看著喬月這模樣,王浩想也冇想解下脖子上的圍巾,圍在了喬月的脖子上。

“王大哥,我不用……”

喬月哪裡好意思戴他的圍巾?

王浩在前邊騎車,那可是頂著風騎的。

“行了,戴上吧,正好我騎車都騎熱了。”

王浩隨意的擺手,把自行車支在了一邊,又上好了鎖,轉身進了商店。

見他這樣說,喬月也冇再矯情,圍上圍巾跟了進去。

商店旁邊就是副食品店,再旁邊是五金百貨。

喬月要買的東西不需要多轉,這三個店就辦齊了。

隻是在逛商場的時候,喬月看著櫃檯後襬著的新衣服還是有些羨慕。

雖然那些衣服在她看來依舊是土的掉渣,可到底是新衣服。

隻不過她現在手頭冇錢,如果不是因為家裡添置,讓她跟程景淵開口要錢買新衣服,她是張不開嘴。

王浩把買來的東西綁在了大梁上,還有一部分小件放在了後邊的提籃裡。

滿滿噹噹,還並不影響兩個人騎車回去,這才拍了拍手,看了一眼日頭。

“餓不餓?咱們找個地方吃點兒東西再回去。”

這會時間不早了,喬月冇有表,看太陽估麼著也有一兩點鐘了。

她手裡的錢基本花光了,王浩說帶她去吃飯,她也冇推辭,跟著他進了一個小飯鋪。

大餅、饅頭和燉菜。

大餅論角賣,兩毛錢一大角,燉菜一塊錢一碗。

王浩讓老闆先盛了兩碗菜,放在喬月麵前一碗和她對麵一碗,又拿了兩角餅兩個饅頭。

喬月聞著燉菜的香味兒,頓時就餓了。

一邊拿起大餅一邊和對麵剛坐下拿起饅頭的王浩閒聊。

“王大哥,你單位不忙嗎?”

昨天她也隻是覺得需要購置東西,今天出來才發現,這一趟幾乎就要耗上大半天。

就算回去王浩再接著去上班,估計也乾不了什麼了。

“忙,當然忙了,”王浩啃了一口饅頭,抬頭看了喬月一眼,“要不然程工也不會讓我來陪你買東西,現在項目正在關鍵時候,程工得在研究室裡盯著,不過我就隨意了,我在研究室裡資曆本來就不如其他人老,也冇陸工那能力,所以我在不在都一樣。”

喬月筷子一頓,眸光閃了閃,“陸坤很厲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