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恭喜你取得了這麼好的成績,真給咱們宿舍爭臉,當然逸塵也不錯,隻是可惜狂龍了,不管怎麼樣都值得慶祝,走咱們去喝點。”

“我擦奧,還喝?大哥你可長點心吧,忘了上次咱們喝完都乾啥了,雷霆你上次冇被紅顏一腳踹出屎來你自己都應該慶幸自己拉的乾淨。”

“這事彆提了行不?”

“那你喝不喝吧?”

“喝”

還是上次喝酒的小酒館,生意依舊火爆。我們幾個的到來引起了一陣議論,畢竟也算是學院裡的風雲人物了。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狂龍去點酒菜,我們三人隨意閒聊著今天的比賽,不大一會狂龍和小二端著滿滿的酒菜走了回來。

“為了慶祝咱們宿舍取得的好成績咱們乾一杯。”

“好,乾杯”。

四人一飲而儘,開始推杯換盞,一開始說不喝酒的雷霆和逸塵喝的比誰都歡,反倒是外表粗獷的狂龍幾杯酒下肚雙眼就有些迷離了。

“上次咱們約定以排位賽的名次定咱們拜把子的順序還算數不,我甘願為四弟了,願賭服輸,能認識你們我狂龍值了。”

“怎麼不算數,我逸塵以前冇服過誰,但晨曦這實力我絕對是服了,老二雖然不好聽,但我逸塵當仁不讓當定這二哥了。”

“好吧,我是老三,希望老大、二哥、四弟以後多多關照。”

“我晨曦”

“我逸塵”

“我雷霆”

“我狂龍”

“我兄弟四人今天結為異姓兄弟,以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同心協力,畢生以守護人族為己任,以馬革裹屍為榮,以貪生怕死為恥。誓以自身血肉守護人族安寧”

“乾杯”

“感謝兄弟們的信任,很榮幸能和三位結為兄弟,日後一起努力修煉,咱們兄弟們肯定大有作為。”

“老大,感慨的話就不要說了,我們都好奇你神榜第一最後的獎勵是什麼?快拿出來讓我們看看。”雷霆一副急切的模樣。

“就是,就是”

老二和老四也起鬨道

我拿出幻境令牌和九品帶刀侍衛證明。

“我去,這可是好東西啊老大,我出身於天尊世家,是天尊莫離的後人,家裡傳承書籍頗豐,關於這兩樣東西的記載我正好看過,這個幻境證明是打開幻境的唯一憑證,傳說幻境鎮壓著這片大陸的氣運,乃是順應天道而生,幻境裡寶藏無數,更是有遠超赤月裝備的存在,隻是裡麵的寶物都由強大的怪物守護,冇有足夠的實力是不行的。這件幻境令牌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就連當年三聖者也隻有豔羨的份。至於這個九品帶刀侍衛的證明就更不一般了,這個可不是大齊帝國的官職,這個是天道官職,真正的受命於天,就是當初的天尊莫離也隻是八品哨官。”

“我靠,這也太牛了,老大這是要起飛的節奏啊,看來帝國真的很看重老大啊,這麼貴重的獎勵。還有二哥你也不簡單啊,竟然是天尊世家,我狂龍以後可有的吹了,老大神榜第一,二哥天尊世家,三哥法神榜前五。”

“老大你那件赤月獎勵選的是霓裳羽衣吧?你自己都冇有天魔神甲你竟然選了霓裳羽衣,你對嫂子可真好,不過要是我能進前三我也會選一件聖戰寶甲送給紅顏。作為戰士貼身肉搏防禦高點也會更加安全,奈何實力不夠啊。”

“我天生防禦就特彆高,恢複也快,用不到天魔神甲,況且女人都喜歡美麗的事物,當我有能力獲得的時候怎麼忍心讓她羨慕彆人呢。咱的女人彆人有的她也得有”

說著我從空間腰帶裡拿出了我在比奇城外獲得的聖戰寶甲

“老三送給你,這是我以前冒險時候獲得的。”

對於我有空間裝備他們早就知道了,在這裡不比銀杏村那麼落後,空間裝備不是那麼稀有,至少我熟識的人幾乎人手一件。

“你還有聖戰寶甲?臥槽!老大你還有多少秘密?這可是聖戰寶甲啊。”雷霆下巴快要掉在地上,一副鄉巴佬的樣子,逸塵和狂龍也是一臉驚訝。

“狂龍這個是女戰士的裝備,要是男裝我早就送給你了。”

“我靠,我都懷疑你是天選之子了,這赤月級的衣服裝備你知道有多稀有嗎?彆看學院這回拿出這麼多,那也是帝國這麼多年一點點攢出來的,要不是為了對付蠢蠢欲動的魔族帝國也不捨得拿出來,就是我們天尊世家也隻有一件在家主身上裝備。我也是通過這個比賽纔有幸獲得一件。”

“哎!真後悔冇揮刀去了這個煩惱根,要不我也有赤月衣服了。”

“我靠,狂龍你把小龍龍斬了,我就不要紅顏了,這件寶甲送給你咱倆過。”

“滾,你真麼噁心。”又是一陣笑鬨。

“哎!你們倒是八字有一撇了,我這咋辦?大齊帝王曾經說過想娶霓裳必須三聖套為聘,當世無雙做媒,天下至寶為禮,還得有運籌千裡之謀,獨斬赤月惡魔之勇。”

“我靠,你這皇帝老丈人是想讓霓裳仙子孤獨終老吧?這也太難了,還好我狂龍不會被感情牽絆腳步。”

“哎,彆提了,乾,全在酒裡。”

少女的情懷總是詩,少男的情懷卻是酒,高興了開懷暢飲,低落了一醉解千愁。彎月西沉,夜漸漸的深了,酒客們高談闊論家國天下,少年微醺是身後疊起幾層搖搖欲墜的酒罈。

“雷霆老大把聖戰寶甲都送給你了,你敢不敢去找紅顏表白?”逸塵費力的操縱著有些硬的舌頭說到。

“怎麼不敢,我雷霆的嘴裡就冇有不敢倆字,我怕什麼?上次捱揍都是因為你這貨跑人門口撒尿。”

“我靠,你還怨我?你特麼的呲的比我都遠。”

我一看這倆貨又要起幺蛾子,太好了,又要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