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緩緩拉開了帷幕,江眉玉內心的傷痛隨著夜色緩緩褪去。

江眉玉憔悴的走出了客棧,東方已隱隱顯現出魚肚白,隻見顧夜辰獨自倚靠在樹下,凝望著遠方,目光深若幽潭。

聽見江眉玉緩緩走來的碎步聲,他溫和平靜的問道:“你一夜未眠,需要休息一會再啟程嗎?”

江眉玉用手帕輕輕擦了擦臉頰上的淚水,笑著搖了搖頭,“走吧。”

橙紅色的曙光對映在他們的身上,兩人靜默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