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清琬衝醫者抱拳:“食醫請幫她看看,她傷得很重。”

食醫冇說話,隻點了點頭,坐在矮床邊上的矮凳上,給女子搭脈。

撫上女子手腕後,食醫幽幽道:“小姐可惹了大麻煩了!”

梁清琬疑惑:“何以見得?”

食醫搖了搖頭,又是歎了一口氣,未言語。

焦然進來,正好聽到食醫和梁清琬的對話,見食醫賣關子,不禁氣結。

兩三步走到梁清琬身後,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