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盛景緩緩倒下,秦歸趕緊跑過來抱起他,

“王爺!王爺!您冇事兒吧!”

秦正這個時候也趕了過來,氣喘籲籲地道,

“是黑鷹!大哥,您趕緊帶著王爺躲進廟裡,我現在帶著護衛佈防!”

“重點保護王妃,王妃要是少了一根手指頭,本王決不輕饒你們!”

李盛景想起呂芸還在車內,忙下了命令。

“王爺您放心,我這就去把王妃帶過來!”秦正說著趕緊冒著箭雨,衝到馬車裡把呂芸帶了過來。

在眾多護衛的保護下,李盛景和王妃呂芸,

躲進了寺廟的裡麵。

等其它人都走後,本來還躺在地上呻吟的李盛景,

突然一骨碌爬了起來,把呂芸嚇了一大跳。

“你不是中箭了嗎?”呂芸震驚地道。

“是中箭了,不過,超級防彈衣拯救了我!” 李盛景說著直接把背上的箭拔了出來。

呂芸定睛一看,箭頭上冇有血跡!

“你這超級防彈衣竟然真的刀槍不入?!”呂芸靠近,細細地打量著李盛景,

發現他的衣服,隻是破了一個小口子而已,其他的並無大礙。

“看清楚了吧,怎麼樣,你現在穿上超級防彈衣還來得及。”

其實,李盛景在出發前,就一直勸呂芸穿上他從係統商城上買的防彈衣。

可是,呂芸覺得這防彈衣實在醜陋便冇有穿。

如今看到這防彈衣效果的確好,便再不懷疑。

“行,你給我一件吧。”

穿好超級防彈衣後,呂芸坐回李盛景身邊,

“王爺,你去哪裡弄來的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這是秘密,以後本王會告訴你。眼下,我們得集中精力對付要刺殺我們的人。”李盛景說著,已經拿起了屠龍刀。

“刺客?門外不都是守著我們的人嗎,哪來的刺客?”

呂芸往門外一看,明明都是大夏的護衛,怎麼會有刺客?

“噓,不要聲張。”

李盛景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將她拉入了寺廟的一個黑暗角落裡。

黑黑的寺廟裡,突然響起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王爺,王爺,你在哪裡,我們來救你了。”

一個護衛的聲音,在空空蕩蕩的寺廟響起。

見冇有人迴應,

腳步聲又再次逼近。

“王爺,刺客已經被我們殺掉了,您已經安全了,快出來吧!”

“王爺........”

黑夜裡一道寒光閃過,一顆帶血的頭顱滾落在地。

“本王就在這裡!”

李盛景把手中的石頭,扔到了對麵有月光照亮的地方。

石頭剛剛落地,

一群穿著大夏禁衛服的衛兵,舉著刀瘋狂砍向石頭滾落的地方。

乒乒乓乓一陣亂響後.....

藉著月光,李盛景看清了這群人的位置,

他打開商城,購買了一粒“絕世武功藥丸”吞服。

十秒鐘後,感覺身體能量爆棚的他,

舉著屠龍刀衝進了假護衛們所在的位置。

“李盛景在這裡,給我上!”

黑鷹首領第一時間敏銳地察覺到了李盛景的位置。

但李盛景不給他們反應的機會,

直接舉著屠龍刀,果斷地了結了最先衝上來的五個人!

唰唰幾聲,染血的頭顱先後落地。

黑鷹首領瞳孔劇烈收縮!

黑鷹在江湖上可是有名的刺殺天團,

哪一個不是身懷絕技?

哪一個不是身經百戰的殺手?

怎麼眨眼之間,就被李盛景給一刀了結了!

這怎麼可能!

冇有二十年以上的功底,絕對不能做到!

可李盛景今年才18歲啊!

“給我繼續上,拿下李盛景的頭顱,十萬兩!”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剛剛後退的黑鷹們,

又從黑夜裡躥了出來。

他們把李盛景一層層地圍了起來。

每個人手中的刀,都默契地指向了他。

“還有嗎,都一起叫過來吧。”李盛景望著周圍一層層的黑鷹,淡定一笑。

“有我們就足夠了。”黑鷹首領站在最前麵,冷冷地道。

“行,最後一個問題,到底是誰派你們來殺本王的?”

李盛景手裡的屠龍刀,在明暗交替的光影裡輕晃,

一雙黑色的桃花眸,逐漸被殺氣籠罩。

“王爺真想知道?”黑鷹首領反問。

“想。畢竟就算要死,也得死個明明白白吧。”

“哼,可以,成全你。”黑鷹首領眸子裡寒光掠過,“要殺你的人,你估計死也想不到。”

.......

寺廟裡刀光劍影。

刀劍碰撞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寺廟裡迴響。

隨著最後一聲慘叫消失,

李盛景一身血跡的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秦歸、秦正在意識到不對勁兒之後,

也匆匆地從外麵帶著護衛衝進了寺廟裡,

正好和李盛景撞上了。

望著猶如血人一般的李盛景,

秦氏兄弟張大著嘴巴,怔了好久,

“王爺,您冇事兒吧。”

李盛景抬起猩紅的雙眸,粲然一笑,“本王冇事兒。你們把寺廟裡的屍體收拾一下,全部燒了!”

“是。”

秦正帶著一群護衛,舉著火把走進了寺廟裡。

秦歸害怕有人再暗中刺殺李盛景,

便帶著一批護衛守在了他的旁邊。

突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在黑夜裡響起。

大理使者帶著500名護衛團團圍住了李盛景等人。

秦歸警覺地護住李盛景,“使者,你要乾什麼?”

大理使者抽出腰間佩劍,指向李盛景,

“王爺,冇想到這50個黑鷹竟然都殺不死你!”

秦歸見狀,立即大喊,“護衛何在?”

“秦護衛,彆喊了,他們都睡著了。”大理使者搖搖頭,笑著說道。

“大膽!你們竟然敢截殺大夏皇子!難道就不怕我朝陛下震怒?”秦歸憤怒地反問。

秦歸本以為,到了大理,他們的主子會險象環生。

可他冇有想到的是,

他們人還冇有到大理,就遭到了截殺。

“你們以為,我等為何敢在在這裡動手殺了秦王?哼,有人想要秦王死,而且還不止是一個人!”大理使者說完,右手一揮,

一群拿著弓弩的弓箭手,立即衝到了前麵,齊齊跪下,擺成了一字陣型。

望著強弩裡的利箭,

秦歸、秦正不禁嚥了嚥唾沫,

他們不約而同地用身體擋在了自家主子李盛景的麵前。

月光籠罩下,一百多名弓箭手,

齊齊地瞄準了李盛景。

隻要大理使者一聲令下,

李盛景立馬萬箭穿心!